当我不在是部门的小鲜肉的时候

标准
赞 (1)

2016年10月30日(如果没有记错的话)16级秋招后的新人入职大会召开,我成为新闻经纬的实习编辑。

2017年5月26日的五月全会上,我成功转正,成为一名责任编辑。

前后一个学年的时间,我也完成了刚刚进入Token时的目标。刚刚加入的时候,我是部门除了琪琪之外的唯一的男生,所以一般有事情我都很积极。其实一个月前,我就成为了特约通讯员,那时候开始就开始跑新闻,后来一些同期的小伙伴因为一些原因离开了,自己就更觉得应该积极一点。后来的团建活动,元旦暴走,自己也都会积极去参加,上半年自己在团队的表现还是不错。

下学期真的是风云突变。我的师父离退了,这件事对我的打击还是挺大的,很长一段时间内,工作积极性也不高。工作重心突然转到编稿也让我很不适应,犯了许多错误。但是这学期还是进步了许多,还多了两个师父,其实,因为争[……]

阅读全文

遇见拓垦,遇见你们

标准
赞 (1)

周四的时候,师傅发消息告诉我说,“思敏,近期你要补一篇博客”,“token博客”这个词才又一次跳了出来。记得刚成为实编开始值班的时候,大佬们告诉我们网站有博客,里面是前辈们留下的文字,就像是token史一样,那时候值班时能做的事比较少,便会去翻一翻以前的博客,看着那些文字,有时就会想怎么不早一点来武理呢?

来到token、来到新闻经纬已经快一年了,回想自己入学后参加秋招的时候,没有了解、也没有明确的动机,也许就是一颗想要尝试的心,却也从此遇到了一群对我影响很深的人。

我还记得第一次例会上,棋棋拿寝室被塞进传单这件事为例,告诉我们作为一个记者,对身边小事的关注与思考应该有更深的层次,棋棋说:“回到寝室发现被塞进了小传单,可能一般人只会吐槽几句,但是一个记者所该想的却是这些小传单的源头是什么,抑或是一些兼职会有[……]

阅读全文

幕布90°

标准
赞 (8)

  跟两个懒家伙聊完已经是八点多,扁桃体本来有点发炎,聊完感觉嗓子口塞了把沙子。自己有多话唠也算是见识到了,回宿舍的路上有种终于退休的感觉。
  从正式成为新闻经纬的实习编辑算起已经有610天,记得在刚成为实习编辑的时候,主编潘昕姐姐就跟我们说了团队后台的博客,并希望我们这群新人能够写一篇自己的感想,在后台留下点什么。
  我一直没有动笔。
  这大概是我拖得最久的稿子了,610天,610天前我觉得没什么可以写的,610天后我发现自己想写的太多,以致于不知从何说起。
  前几天新闻经纬的官方QQ开通的时候,杨裕锦私聊问小新,怎么彭俊棋还没退,然后小新截图给我,我看到的时候也在想,我怎么还没退。按照往常的时间,我这个时候已经不在新闻经纬了,同样14级的伙伴们也都不在了。我觉得自己肯定是有点害怕,害怕离开了新闻经纬[……]

阅读全文

Gitlab 集成 Docker registry 使用笔记

标准
赞 (10)

最近也没什么人写团队博客了,大半夜的在实验室通宵干活也挺无聊的,写点心路历程什么的也不太有意思,就来写点技术的东西好了。

Gitlab在8.8的时候开始有个内置的Docker registry了。(ref: GitLab Container Registry)

这一套东西有什么用呢,简单理解一下就是:我可以写一个dockerfile,然后利用gitlab自己的CI(持续集成)配置文件.gitlab-ci.yaml来自动的完成一个docker镜像的构建、测试和【发布】。重点在这个发布上,docker镜像一般都托管在docker.io上,要么就自己建一个私有的,维护起来都有一丢丢麻烦。内置的这个Docker registry就可以作为私有的来发布东西了,方便了不少。

gitlab 帮助 – using-the[……]

阅读全文

一个设计师的自白

标准
赞 (17)

今天我们要讲一个设计师的故事。 他学习着管理和代码,却做着设计的工作。他不太会代码但希望成为一名Desigrammer。

他今天遇到了Adobe Photoshop CC 2015 已停止工作(两次)所以决定把这篇写了好久的博客写完。

我觉得我是一个很没有自信的人,我会经常问大家我做的如何如何,我也很在意被人对我的看法(传说巨蟹都这样)。这是缺点,亦能让我看清自己。一反常态的,我在设计上,我有时候特别固执,因为我觉得这是我能做好的事,这是我想去做的事。我很久没有这样的感觉,上一件让我能感受到的应该是烹饪,所以我觉得我应该做下去。每次被人问道为什么要做设计,我都会开玩笑的说因为我代码写的不好啊~但是我也想说喜欢嘛就做了,其实也不是什么复杂的理由。

说到我是怎么加入Token的,我应该感谢[……]

阅读全文

[ 专业向 ] 论Persona

标准
赞 (3)
文章来自Internet

Persona似乎在时尚之间进进出出,不久前,人们崇尚充满研究细节写就的persona,如今,设计师却似乎更倾向于将Persona请出他们的流程。因此,personas到底有没有用,还是我们应该停止浪费时间继续深挖它的价值呢?

我最早是在一个学术环境接触persona的,persona似乎是一个很好的想法,然而我总是用他们来证明而不是指导我的设计,“证明”更像是一种从后往前的过程。从那时起,我工作的地方或多或少地都将persona包含在他们的流程中,用的多了,我意识到persona事实上具有让人难以置信的价值,却并不是由于人们如今认为的许多原因。

如果在一个用户为中心的项目中工作(令人感激的是,如今我做的大部分项目都是这样的),相比不把pe[……]

阅读全文

第一人称Token小记事(二)

标准
赞 (11)

春游回来之后我整个人突然想要变得活跃起来,大概是想成为一个像前辈们一样优秀的人吧。

我清除地记得有一次值班时跟天使学长说自己团队里认识的人好少,然后天使提高了音量跟我说:“你都不去认识人家怎么让人家认识你?! ”虽然读起来很不通顺,但我还是被这句中气十足的话震慑住了,于是我一怒之下去天天向上群里加了大部分人为好友,虽然并没有什么用,不认识的依旧不认识,不过在后来每认识一个成员他们都会说:“噢!原来你就是那个王雨婷啊!”

对啊,就是我!

然后文化部门开始了张导统治下的辣手摧花黑暗期。有一次去鉴四十六楼听讲座,然后收到了张导的消息,具体内容已经忘了,只记得自己当时被狠狠地批评了一顿,有一种自己所做的事统统不被理解的痛苦,讲座结束之后我走出鉴四,原本绵绵的小雨慢慢变得猛烈起来,我当时的确哭了,但是我[……]

阅读全文

第一人称Token小记事(一)

标准
赞 (10)

现在是12.13下午15:56,今天是2015年下半年Hackday的第二天。记得上半年的hackday就想过来凑凑热闹,奈何当时年纪尚小,怕自己添乱,没敢说所以也就没敢去,后来在空间看到了张旺学长发的关于hackday的说说,照片里的人很多都是我不认识的,大家的脸上都挂着笑容,看得出来气氛一定很好。

快4点了,成果展示要开始了。

廖星学长走过来,用他那特有的磁性低音说:“大家可以开始准备展示了……我看大家都在这边那就在这边展示吧……”

“哦不……还是在那边吧……”他又说了,带着一模一样的微笑,音调都没变。于是我们搬着自己的笔记本往对面的办公室走去。

4:10左右的时候大家开始展示了——先是张泰然学长做的成绩查询系统和廖星学长做的考试倒计时系统,总之很炫酷;然后是黄鑫凯学长带领的一帮人做[……]

阅读全文

不要在平庸中死去——by浩浩

标准
赞 (4)

我已经不记得这是第几次参加全会了,忽然间就感觉时间过得真快。今天下午去网站办公室,发现一个能叫上名字的人都没有。想起来以前那么多人,现在都已各奔东西,挺难过的。

团队正是因为你曾经为它挥洒过汗水才值得在离开时流下泪水。

今天开完全会还是挺有感触的,有一些东西想写下来:

有关选择和坚持

大学里没有什么错误的选择,不同的选择只要你坚持奋斗都会有个不错的结果,我们今天在这里只是因为我们选择了拓垦,选择了留下来。重点不是选择,是坚持。不是所有努力都会有回报,唯有坚持努力才能有回报。在任何一个团队待上3年,你都会爱上这个团队,从最开始对前辈的景仰,到后来对团队的责任感。大学里面选择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坚持。

人、众

人总喜欢贴标签,但是所有的标签加起来依然无法概括一个人,你并不会因为贴上拓垦的标签而变得[……]

阅读全文

做与众不同的token团队,我们要走的路还很长(by站花)

标准
赞 (3)

本学年最后一次全会结束了,而我作为内容总监的责任也暂时告一段落,黄伟曾经说过,做完一件事要记得及时总结,才能让后面的人能够学习到经验,自己也能有所收获。所以我想说说,作为副站长,我所看到的经纬。以及作为内容总监,究竟应该带领内容朝什么样的方向走。

网站整体仍旧处在一个上升期,不论是从团队规模还是团队知名度而言,都相比往年有了很大的提升,这是我们共同努力的结果。问题也存在,由于网站发展速度过快,环境也在不断改变,原有的制度缺陷阻碍现在的发展。不够完善的招新和培训机制,新部门发展不够稳定,种种问题都在发展中体现了出来,因此也会有成员感觉很失望,觉得存在这样多的问题,为什么不解决?是管理层的无力,还是大家能力不足。我个人觉得但凡一个团体存在,就会有各种各样的问题产生,即使像bat这种大企业,仍旧有很多问题,如果[……]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