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学堂】第六讲:模糊语言在东西方新闻写作中的应用

标准
赞 (0)

准确、简洁是新闻写作语言的基本要求,是新闻工作者在新闻语言方面追求的目标。语言学家吕叔湘指出:“新闻语言的首要要求是准确”。①从60年代起,新闻写作学中还诞生了一门新的学科——精确新闻学,它提倡运用数学语言来报道、分析新闻事件,以求更为准确地描述新闻事实。然而,在新闻实践中,由于客观事物不间断的矛盾运动、不同事物间的交叉性、包容性以及人们认识事物的循序渐进的客观规律等等原因,事物与事物之间、过程与过程之间往往没有绝对的界限,两者之间往往存在着边界不明的一种过渡状态。因此,仅仅依靠精确数学的方法去描述复杂的自然界和社会是绝对不可能的。作为与精确语言相对立一种写作语言,模糊语言也是新闻写作中不可缺少的写作方法,而且只要运用得当,非但不会影响报道的准确性,还会与精确语言相互补充、共同作用,使新闻报道更加接近新闻事实的本来面目。  

一、 什么是模糊语言  

人类语言中,许多词语所表达的概念都是没有精确边缘的,即“模糊概念”。模糊概念大致有两类。一类边缘界限不分明,如“早晨”、“上午”、“下午”、“傍晚”等,这些词之间都没有一条截然分明的界限,中间存在一个过渡的边缘地带,就像调色板中的红色和橙色一样,这两种颜色是渐渐过渡形成的,彼此间没有绝对界限。这类词多为名词。如“这个人是中年人”,到底有多大岁数才是中年人?中年人与青年人、与老年人的明显界限是什么?很难说清楚。再如,描述时令的词“春”、“夏”、“秋”、“冬”,描述时间的词“最近”、“近日”等,它们的共同特点是中间地带概念清晰,而边缘地带概念模糊。还有一类词,它们所表述的意思完全没有确定范围,可视情况做上下移动,所表达的是相对概念。如“宽”、“窄”、“远”、“近”等,年龄不同、性别不同、职业不同的人对此有不同的定义。诸如此类的表述有“高高的房屋”“美丽的女人”等等,表达的都是模糊概念。这类词多为形容词。当然,并不是所有形容词表达的都是模糊概念。如“咸”与“淡”就不是,咸、淡固然也因人的口味不同而有所不同,但大致却还有个标准,对太咸或太淡的事物,人人都有大致相同的感觉。  语言的模糊性其实就是反映了客观现实中存在的许多过渡现象。美国语言学家麦克斯·布莱克说:“词的模糊性的标志是词所运用的有限的范围没有清晰的边界。”②  

二 模糊语言在新闻写作中的运用  

模糊语言在东西方新闻写作中均频繁出现,自然有其不可忽略的使用价值。可是由于“新闻=准确”和“准确近似于精确”的概念长期定格在人们的脑海中,人们往往将新闻与精确等同起来,而忽视了模糊语言在新闻写作中的作用,认为新闻就必定要求精确。甚至有些作者在新闻写作中使用了模糊语言还不曾意识到,固执地以为“模糊”这一概念在新闻写作中是犯忌的。其实不然,不论在东方还是在西方,模糊语言在新闻写作中出现的频率都很高,而且对新闻报道都起了不可低估的作用。笔者将从以下几个方面探讨东西方新闻写作中模糊语言的运用及其合理性。  

1.符合受众阅读心理

  传播学的使用与满足理论(usesand gratifications approach)证明,受众接触媒体都是基于特定的需求动机的,是为了满足信息、娱乐、心理、精神等方面需求的,而受众只对那些能满足其某种需要的信息感兴趣。在许多情况下,记者只有在报道中使用一些必要的模糊词语才能符合读者的这种阅读心理。一般而言,读者看新闻只是想对国内外发生的事情有个大致了解。除非他对新闻的内容有特殊兴趣或者新闻的内容与他的利益密切相关,否则,他是不会要求了解每条新闻的细节的。一篇囊括了各种细节的报道,虽然看上去十分精确,实质却拖沓冗长,这不但不会吸引读者,反而会使读者望而生畏。反之,作者如果能用模糊词语来涵而概之,省却不必要的细节,则会使文章详略得当,重点突出。  

例如这段文字:“今年入春以来,我国西北、华北地区连续发生沙尘暴天气。不久前,朱镕基总理受江泽民总书记委托亲赴河北、内蒙古实地考察防沙治沙工作。(《人民日报》2000年5月17日)这是一则消息的导语,文中,作者用“入春以来”“不久前”等表示时间概念的模糊词语以及表示地点的模糊词语“西北、华北”,向读者大致勾勒了这则消息发生的背景,虽然作者并未详细说明时间、地点,但对于读者来说,这些背景资料交待得已经够清楚了,所需要的信息已充分提供。如果片面追求精确,枝蔓过多,反而有画蛇添足之嫌。  

西方新闻写作也是如此。例如,下面一篇有关某持枪者被美国五角大楼卫兵枪击身亡的报道中就巧妙地使用了模糊词语:An armed man who bolted past two Pentagon security guards in an apparent dash toward the National Command Center yesterday was shot and laterdied,authoritiessaid.(The Christian Science Monitor,Aug.6,1987)这篇新闻导语有机地使用了模糊语言,对事件发生的时间只有一个大致的交待。如果读者感兴趣,可以详细阅读具体细节。而对于只想了解大概情况的读者来说,这已经够了。  

2.符合新闻报道特性

  新闻写作讲究时效,消息常被称为“急就章”。在动态事件中,由于发稿时效性的要求采访受到的限制,记者往往只能使用一些概括性较强的模糊词语,向读者作大致报道。如:“当时,现场一名腰捆炸药的歹徒站在一村民住宅门前,情绪激动,周围约有50名村民围观。……9时许,民警通过努力,将歹徒引到村庄约60米的地方。”(《羊城晚报》2000年2月2日)再如西方媒体的这段报道:“Sporadic sniper fire and several rounds of artillery shells pounded the center of the Bosnian capital of Sarajeveo yesterday……Sarajevo reporters said artillery shells slammed into the city several times during the early morning.(The International Herald Tribune,Feb.5,1993),在上述两则报道中,记者不可能一一数清究竟有多少人、多少米、多少次,只能用模糊词语来粗略计算;而在非动态事件中,由于事件发展的随机性,其发生的规模与产生的影响往往具有不确定性,记者对新闻事件范围的大小、影响的强弱一时难以作出十分精确的判断,因此只能采用模糊语言对报道对象进行综合分析和概括评价。比如“相当于……水平”“目前正在进一步调查中”“可望获得转机”等模糊语言。

再看下面三则例子。“据悉,公共汽车对新油价的反应今天已经反映到石油公司,并引起他们的高度重视。目前,此事正在协商中,估计很快可以解决。”(《羊城晚报》2000年5月28日)“中国提倡优生优育,而高龄女性生孩子,还必须涉及到社会伦理等问题。……因此,一般说来,并不鼓励绝经后的女性生育”(《北京青年报》2000年5月26日)”。“A top Chinese official has called for even greater efforts to make the country greener in the coming years.”(The China Daily,Feb.4,1992)这种模糊表述看上去不准确,但要比准确的表述更客观、更科学。罗素曾说“认为模糊知识是虚假的,那将是极大的错误。相反,一个模糊的认识比一个精确的认识更有可能是真实的,因为有更多可能的事实证实这一模糊认识”。③道理即是如此。 

  3.使语言形象生动

  数字产生精确。然而对大多数读者来说,数字往往是枯燥的。如果将冰冷僵硬的数字通过恰当的模糊词语转化为生动具体的形象,则其表达效果要比看似精确的数字更加清晰明朗,易于为读者接受,新闻报道也因之更加生动丰满。

  美国合众社曾有一篇电讯,在描写穆铁柱的形象时,记者这样写道:“当穆铁柱在东京新建的大谷饭店的前厅里散步时,一位美国旅客吓了一跳‘呵!他是干什么的?是谁的保镖吗?’”记者用保镖这种形象的比喻,使穆铁柱高大的形象跃然纸上。如果把这句话写成“他身高××米,腰围××厘米,体重××千克”,则这篇新闻报道的生动活泼的趣味就会丧失殆尽,变成索然无味的体格检查表。

  类似情况在西方新闻写作中时有所见。如“As share prices crashed yet againon Friday,criticism mounted over the refusal of the stock Exchange's new style marketmakers to make aproper market.Criticism of the lack of liquidity in the Stock Exchange's new electronic market place gathered momentum through last week's equity bloodbath."(The Obsever,Aug.9,1987)在这条反映美国股市的消息里,记者没有用任何数字,而是用了带有模糊性质的两个动词“crashed”(暴跌),“mounted”(骤增)和两个带有模糊性质的名词“momentum”(势头)、“bloodbath”(血洗),从而使星期五股价急剧下跌,各界人士愤愤不满的情景表达得淋漓尽致。  

4.符合新闻政策和新闻策略的需要

  新闻要求真实,表述的概念要求准确,但这并不是说新闻语言所表达的概念在内涵和处延上都必须十分清楚。由于新闻的传播要受到新闻纪律、新闻政策等多方面因素的限制,在政治、经济、科技新闻中,有许多地方不得不使用模糊的做法,闪烁其词。这一点在外交事务方面的新闻报道中尤为明显。如“江主席分别与六国元首、政府首脑以及议会领导人、政党领袖进行了会见和会谈,就双边关系和共同关心的重大问题深入交换了意见,并多次发表了重要讲话”。(《人民日报》2000年4月29日)何谓共同关心的重大问题,发表了什么内容的重要讲话,这里都没有做清楚详细的表述,记者有意将之模糊了。外文媒体中也是这样。如《中国日报》在报道李鹏总理会见美国商界访华团时写道“Chinese Premier Li Peng yesterday expressed the hope that entrepreneurs of the United States will continue efforts to help bring about an allaround improvement and development of Sino-US relations.(The China Daily,April2,1993)何谓中美关系的全面改善与发展,由于外交策略的需要,也被模糊了。这些模糊语言,读者从心理上都能接受,读者不会因为新闻中出现了这些模糊语言而怀疑事实的真实性。正如英国语言学家琼斯说的:“我们大家包括那些(追求‘精确无误’的人)在说话和写作的时候使用不精确的、含糊的、难于下定义的术语和原则,这并不妨碍我们所用的词是非常有用的,而且是必不可少的。因为人具有常识(直接的感觉、直觉),通常人们尽管使用不精确的表达方法和难以下定义的术语,但仍然相互理解。”④  

另外,有些新闻报道中的细节出于特殊原因,也须模糊处理。犯罪案件中的犯罪过程须模糊,否则会起到负面的传播效果。一位青少年犯罪心理学的研究人员调查了100多名犯了盗窃、抢劫等罪的青少年,发现近1/3的犯罪动机与行为同新闻报道和文艺作品有关。2000年5月28日的《服务导报》上登载了这样一则“跟着传媒学犯罪”的事例。河南焦作两位年轻人在一份报上看到了吉林省长春市两无业人员盗窃骨灰盒进行敲诈勒索的报道后,顿生灵感,深受启发。因为那则案例报道将犯罪分子的作案细节、公安机关的侦破经过均详细地和盘托出。这两个青年不仅从中学到了技巧,而且还弥补了落入法网的犯罪分子在作案时的漏洞。这则令人啼笑皆非的消息给我们新闻从业人员再次敲了警钟:传媒千万不可成为犯罪的教科书。还有一些有可能引起名誉纠纷的事件和人物姓名,与新闻主体关系不大,可有可无的时间、地点和电话号码等具体数字,最好模糊处理,否则有时会因为过于详细具体而引出不必要的麻烦。  

三、 模糊语言不可滥用  

前面论述了新闻语言模糊性的必要性,但并不表明新闻语言可以模棱两可、含混不清。必须把新闻语言的模糊性与含混区分开来。  

“模糊”是人们有意识为之或不得已而为之的,是为了满足传播效果的需要或符合新闻报道的特性的;而含混则是指本来可以说清楚且应该说清楚的内容,由于作者采访不深入、水平欠缺或写作疏忽而造成的辞不达意、语言混乱。含混是新闻语言中的大忌,它会使新闻的传播效果大打折扣。如下面这段文字:“如果不是事先告诉,谁也想不到眼前这位忙乎着卖布的大姐,就是全国十佳营业员潘佩仙。不用说衣着朴素得有点“土”,就连那毫无修饰的短发大概也是自己剪的,而那真诚的笑容,给人以信任之感……”(《短新闻选》新华出版社1992年)这则消息要告诉人们十佳营业员潘佩仙的生活简朴、工作认真赢得了人们高度赞誉这一事实,但由于作者不经意地使用了“大概”一句,使作品可信度大大降低。既然要突出生活简朴,“自己剪短发”是重要的素材,但这么重要的素材作者却没有交待清楚,这对于一则新闻来说,无疑是一处败笔。  

新闻写作通常要求记者付出大量艰辛的调查研究,而许多作者往往用“某某”一词代替一些必要的新闻要素,将新闻报道中不该隐去的名字、重要的新闻来源都隐去了。这样将大大损伤新闻的真实性品格,使得虚假新闻和失实报道得以鱼目混珠;还有的记者把“日前”、“最近”、“近日”等表示时间的模糊词作为时效性不足的“救生圈”,搬出十天、半月前的旧闻,并冠之以“最近”之类的词之后拿来当新闻炒作,这些都是违背新闻写作要求的。新闻写作的基本规律是用事实说话,时效性、准确性是构成新闻价值的基本要素。新闻写作中,我们应充分认识到模糊语言的存在价值,同时又要遵循新闻写作的基本规律,该模糊处方可模糊。把精确语言与模糊语言有机结合起来,就能不断增强新闻语言的准确性。 

  注释:  

①《吕叔湘语文论集》第286页,转引自彭菊华《时代的艺术——新闻作品研究》,湖南文艺出版社,1998年,第272页  ②麦克斯·布莱克:《语言和哲学》,康奈尔大学出版社,1949年  ③罗素:《论模糊语言》,中译文载自《模糊系统与数字》第4卷第1期,1990年  ④琼斯:《TheHistoryandMeaningoftheterm“Phoneme”》,中译文载《国外语言学》1980年第2期  参考文献  张健:《新闻英语文体与范文评析》,上海外语教育出版社,1994年  伍铁平:《模糊语言学》,上海外语教育出版社,1999年  段业辉:《新闻语言学》,江苏教育出版社,1999年

Leave a Reply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