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学堂】第十一讲:论编辑的职责与品行

标准
赞 (0)

论编辑的职责与品行
http://media.cnhubei.com 2007-4-9 8:12:28

  日前,某京报一位年轻编辑打来跨境电话,猴急地约我写一篇稿子,说是必须晚上7点以前传给她,“因为晚上9点就上版了,明天见报。”我当时看了一下表,已经下午4点多了。一来时间太紧迫,二来当时我还在外面办事,故建议编辑上网查看我早上曾发过的一篇类似的消息,看是否在此消息的基础上,再补充一点材料,这样比较快,可以赶得上报纸的出版。她欣然答应了。我马上放下手头的事情,就近找了一家有传真机的饭店,让家里给我传有关资料。结果,不出一小时,我将补充材料用电话传给这位远在京城的编辑,算松了一口气。

  晚上八点多钟,这位女编辑来电话告之,稿子已编排好了,“请你再过目一下,看有什么不准确的地方,我心里油然生出一份敬意,心想,这位编辑还挺负责任。谁知,一看稿子,真是气不打一处来,凭添了几处“莫须有”的事实不说,文字也很糙。更有甚者,文章前面的署名又加了一个名字,我问这是谁?编辑告诉我,是一位帮助查资料的编辑。我当即指出文章的诸多不是,让其改正。并提出将我的名字去掉,只让那位查资料的编辑署名就行了。

  过了不一会儿,她又来电话改口,因赶不上排版时间,故不采用了。我弄不清楚她说的是不是实情,但这种出尔反尔,不由地勾起我许多回忆来。心想,当下一些“编辑”怎么都变成了这付摸样?!

  三年前,我以《平实的富人》为题,记述了澳门几位拥有千万资产的富翁,富了不张扬,行事低调,甘当门卫、仍以平民身段处世的故事,旨在劝诫内地一些大款一掷千金、张牙舞脚的做派。文章很快就发表出来了,但编辑却改了标题:《千万富翁给我当门卫》,简直气得我七窍出血!本来,写此文章的本意旨宣传不张扬的品质,结果,编辑却反其意而行之,改了这么一个不知天高地厚、极张扬的题目。事后与一位老上司聊起此事,他说,“你要不说,我真对你有误会了。当时看了文章标题还在想,怎么zk现在变得这么牛气啊?”

  还有一次,也是上述这家报刊,我写一篇主题为内地游客已成为澳门旅游业的第一大客源的报道,结果报道见报后,却变成“香港游客成为澳门旅游业的第一大客源”了!这种明目张胆地偷换主题,实在让人不可思议。一气之下,当即给该报总编辑拨通了电话,表示强烈抗议。总编辑在认真调查后,亲自打电话表示诚挚道歉,并罕有地又将稿子登了一遍,只是换回我原来的标题。

  我迄今想不通的是,稿子通篇说的是内地游客,怎么能居然能改成“香港游客“呢?是根本就没审看稿子,还是做标题时脑子走神了?真是百思不得其解。

  此类事显然并非个别现象。前不久,京城某期刊不认识的一位编辑突然打电话来,说是从网上查到我写过大量有关澳门赌场的文章,并想法“辗转”查到我的电话。最终来电话的目的,是想通过电话采访我,请我介绍一点澳门赌场的情况,她要写篇澳门赌场的稿子。这回我真有点愣住了,这叫什么事啊?不去第一线采访,不去找当事人采访,悠然坐在京城办公室里,打一个电话采访写过这事的作者,如此走捷径、图省事,也太离谱了点吧!我断然拒绝,她当然也很不高兴。

  再有一位广东某刊物的编辑,跑来澳门采访。打听到我曾写过许多有关赌场的报道,于是登门拜访,让我给他介绍一些情况,并索要了我写的一些赌场文章后,拂袖而去,从此音讯全无。没想到时隔不久,我从网上发现署着他和我名字的文章,其中大部分是我给他的材料内容。

  经历了如此多的“编辑”,我真的有点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了。以我过去当编辑的经验,编辑的第一职责是忠于原著,编辑起码品行是甘当无名英雄。难道今天当编辑的职责和要求变啦?如果编辑可以随心所欲地改记者的稿子,想添加什么内容就添加什么内容,想怎么改写文字就怎么改写文字,而且只要经他(她)的手就得添加上他们的名字,那还要记者到一线去干什么?那还要记者这一行干什么?

  看来,如今新闻时常有假,扳子绝不能光打在记者身上

Leave a Reply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