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校新闻报道病象报告及影响分析

标准
赞 (0)

长期以来,科技新闻、高校新闻创新报道成为困扰业界的一大难题,其中一些媒体歪曲报道所产生的负面效应,更是遭到了学界人士的批评。近日,中央电视台播出东中部地区及沿海地区知识创新和自主创新的系列报道,新华社、《南方周末》等媒体刊登了高校评估、“众院士炮轰院士制度”、“吉林大学45名博导下岗”等新闻,不仅让受众看到了民族创新的希望和高校改革发展的艰难探索,而且也给新闻传播和宣传带来了亮色并开辟了科技新闻、高校新闻报道的新路径。如果从新闻专业主义的角度来解读,中央电视台、新华社、《南方周末》等主流媒体的报道角度之新、采访之扎实,是多年来科技新闻、高校新闻报道中少见的佳作。然而, 与相当一些媒体相比起来,此类主流媒体的创新报道频率似乎太少了。而一些媒体对高校新闻的肤浅化、妖魔化、娱乐化报道,不仅与当前构建和谐社会的舆论氛围不合拍,而且还严重影响了高校的声誉,甚至干扰了高校正常的教学、科研工作,同时也降低了媒体自身的公信力,因此,研究探讨高校新闻报道的病象报告及影响,对于匡正科技新闻、高校新闻的报道进而探索严肃新闻的报道规律不无裨益。

  病象1 肤浅化是高校新闻报道的“常见病”
  上个世纪八十年代以来,关于高校的新闻报道有过一些非常好的作品,如对蒋筑芙、陈景润、彭加木等一些高校优秀人物的长篇报道,在当时取得了非常好的效果,不仅宣传了这些高校人才的优秀事迹,更推动了国家的科学研究工作。但是,近几年来,关于高校的新闻报道却出现了肤浅化的趋向。高校新闻肤浅化报道主要表现为以点带面、以偏概全。报道采访调查不深入,探究背景层次不深,缺乏对高校工作的了解,在报道中往往只注重表面现象,报道中所引用的数字、材料等,缺乏细致的调查和分析,下结论过于轻率。如,2005年9月16日的《西安晚报》19版“汽车时代”刊登了一则题为“教师成为汽车消费生力军”的消息,这篇消息以陕西华夏汽车集团教师节在交大校园内搞了一场汽车促销活动,日成交7辆标致307为由头,加上一些似乎合情合理的分析,得出了“教师成为汽车消费生力军”的结论,并具体提到了“西北政法学院、西安石油大学、陕西师范大学几乎有40%教师都有自己的私家车”。①这一结论明显不符合实际情况。以笔者所在的陕西师范大学为例,该校2004——2005学年统计数据,全校共有教职工2662人,要达到40%的私家车拥有量,就意味着平均不到3名教职工就拥有一辆私家车,这显然是一个不符合实际情况、轻率得出的结论。
  再如,《西安晚报》2005年12月日“社会新闻”栏目中一则题为《网络冲击大学生读书生活》的报道,报道中说,“近日,记者在西安某高校的一些大学生间作了一项网络时代大学生读书生活的调查。虽然调查仅局限于50名大学生,但希望能用管中窥豹的方式发现一些问题。”消息的小标题分别是“83%大学生上网主要打游戏聊天”、“购买借阅图书者寥寥”、“网络改变读书心态占用读书时间”。②这则报道在笔者看来也属于肤浅化报道。首先报道中对被调查的高校和调查时间没有明确交待,而是用了“近日”、“某高校”等模糊指代词,这就容易使受众对调查的真实性产生疑问。其次,这项调查仅仅是针对50名大学生进行的,这种小范围调查得出的结论令人质疑。C·泰勒在《社会调查的历史与方法》(1919)一书中提出检验调查方法是否科学的四项标准,即提供的事实是否具有代表性,并能否从中归纳出合理的普遍结论;所使用的方法是否客观;是否运用了控制和比较的程序;是否建立起一套定量的符号系统,以进行正确的测量和正确报告其发现。戴元光在《传播学研究理论与方法》一书中也指出,“样本占总体数的比例在千分之一至万分之一之间,最高样本数小于1万,最低样本数应高于200。样本数在100以下的,只能做探讨式抽样。”③再次,接受调查的50名大学生是随机抽样还是非随机抽样在报道中也没有明确交待。假如接受调查的50名大学生是计算机专业学生,他们的专业就是和计算机打交道,上网的时间和范围就可能更长更广一些;假如他们是即将毕业的大四学生,他们的闲暇时间较其他年级学生多一些,上网查询就业信息或舒缓心理压力也无可厚非。记者恰恰没有注意到这些细节问题,而仅仅是通过简单的小范围小数量的调查就得出了普遍性结论。这就反映出了记者对高校情况不了解,调查不深入,对调查方法不熟悉的问题。这样,就使事实判断和价值判断难以达到本质真实。]

  病象2 妖魔化是高校新闻报道的“伤疤”
  “妖魔化”一词,最早是由李希光教授提出,本意是指西方媒体对中国的报道是恶意的丑化和诋毁,从而形成“妖魔化”报道。笔者提出的高校新闻妖魔化报道是指媒体对高校新闻报道的基调和选材定位不恰当,没有从维护社会稳定发展、突出高校教学、科研和服务社会的的大局和主流去进行报道选材,而是片面地追求猎奇和媚俗。
  2005年12月6日笔者在新浪网新闻频道搜索到6条涉及高校内容的报道,题目分别是“复旦研究生虐杀30只小猫”、“博士生嫖娼被杀案宣判”、“大学新生被同学扒光猥亵”、“女大学生被劫财劫色回到学校服下避孕药”、“大学生代考被捉勒令退学将母校告上法庭”、“大学生策划黄金劫案”等等。面对这类高校负面报道,一些有识之士纷纷提出了批评。2004年,人民大学法学院的一位老师就指出:“这种片面的报道,简直在误导公众对于大学的理解。现在媒体报道的大学成了什么?同居、自杀、偷盗,家长们把孩子送到大学怎么会放心?我们不是回避问题,但绝不能以偏概全。” ④  我党在领导和管理新闻工作的过程中,提出了“坚持正面宣传为主的方针”。其基本的含义是要求新闻工作者更多地选择正面的新闻题材和恰当的方式加以报道、传播。高校新闻报道工作也应该认真遵循这一方针。江泽民同志曾经指出:“现实生活是复杂的,要找出几个事例来证明某个观点并不难。一叶障目,不见泰山,抓住一点,不及其余,尽管这一叶、这一点确实存在,但从整体上来看却违背了真实性。所以我们的新闻工作者要做到真实地反映生活,就要深入进行调查研究,不仅要做到所报道的单个事情的真实、准确,尤其要注意和善于从整体上、本质上以及发展趋势上去把握事情的真实性。要防止搜奇猎异,防止捕风捉影。” 高校报道亦应如此。仅仅关注一些负面的消息,最终的结果是背离了高校新闻报道的本来意义。
  病象3 娱乐化是高校新闻报道的“畸变”
  当今世界是一个充满竞争的世界,国与国之间的竞争主要体现在综合国力的竞争上。衡量一个国家综合国力的指标是多方面的,而科技实力和人力资本则是其中重要的两个方面。高校作为国家人才培养和科技发明的重要基地,地位显著,作用巨大。特别是加入WTO后,我国高等教育更是面临着新的发展机遇和严峻挑战。在这种背景下,媒体对于高校新闻的关注更多的是应该以一种对国家发展、民族创新负责的严肃眼光对待。从这一层面上看,高校新闻报道完全应该划归为严肃新闻的范围。高校新闻报道应该围绕高校的改革发展、教学科研成果、学生培养教育等方面来进行,给广大受众提供切实有用的信息,而不是利用娱乐化报道吸引受众眼球。
  但是,目前存在的状况是,确实有一些媒体把高校新闻当成了娱乐“大餐”,以纯娱乐的眼光和方式来报道高校新闻。如,2004年媒体对杨振宁和广东外语外贸大学女学生翁帆婚恋消息的连篇报道。当时记者们在事件女主角翁帆的学校内外蹲守,专门找到她的家中“拜访”,报道二人生活的尽可能多的细节……所有这些方式,与娱乐新闻的报道几乎同出一辙。后来又相继有北大女博士代言、北大、清华拒绝安全套等等报道,媒体几乎无一不以娱乐的眼光去关注⑤。  上述的三种高校新闻报道病象,产生了一系列不良影响,总结起来有以下几个方面:
  1.与构建和谐社会的舆论氛围不和谐。和谐社会是一个内涵丰富、联系广泛的概念,其中舆论和谐是不可忽视的一个重要方面。而当前一些媒体对高校的病象化报道却为构建和谐舆论画上了一道不和谐的音符。不可否认,这几年,高等教育改革的力度很大。一方面高等教育从精英教育走向大众教育,影响力更大,涉及家庭更多。另一方面高校在发展中自身也的确存在很多问题,这就使高校容易成为社会和民众关注的焦点。媒体在对待这些问题时就需要好好把握。传播学家施拉姆曾经说过:"有效的信息传播可以对经济社会发展做出贡献,可以加速社会变革的进程,也可以减缓变革中的困难和痛苦。"当前高校也处于一个变革的过程中,媒体对高校的报道应该是起到一种监督促进的作用,而如果媒体对高校的报道呈现病象化,势必会对构建和谐社会产生一定的不良影响。
  2.弱化媒体的社会责任感,降低了媒体的社会公信力。媒体的职责不仅仅是发布消息,更重要的职责是要监测和引导社会舆论。在构建和谐社会的大环境下,媒体应主动承担起激扬主旋律,统一思想、振奋精神、鼓舞干劲、加强团结的责任。媒体的新闻报道应定位在服务国家稳定发展,服务社会团结和谐,服务大众思想素质提高,服务精神文件和物质文明共同进步的高层次要求上。同时,媒体要想更好地完成这一任务,就要重视塑造自身良好的公信力,这是媒体的第一生命。失去了自身的公信力,媒体也就失去了受众的信任和支持,失去了竞争的资本。在对高校的报道中,媒体如果一味地追求猎奇和媚俗,必然会遭到受众的反感,降低自身的公信力。
  3.误导受众的认识和判断,影响高校的社会形象和社会信誉,同时也影响了高校教师的社会声望。诚如李普曼所言,当今的身外世界早已变得无比庞杂,远非个人所能亲历。大众媒介把“不可触、不可见、不可思议”的实性世界投射给人们,为人们提供一个可知可感并且仿佛能亲身经验的“虚拟性世界”。美籍华裔传播学者居延安说得更干脆:“我们看不到世界本身,看到的是被大众媒介选择和解释过的世界。”高校作为一个相对封闭的小环境,大部分受众对它的直接了解和体验往往是有限的,更多的受众都是通过媒介来了解高校的。因此如果媒体对高校的报道存在病象化,就会造成受众对高校的评价降低和误解,高校的社会形象和社会信誉也会因此受到损害,高校教师的社会声望也会受到影响。
  做好高校新闻报道是构建和谐社会舆论的一个重要方面,高校新闻报道应该坚持正确导向,避免“病象”报道,积极向着构建和谐舆论环境、促进国家高等教育发展的方向努力。
注释:
①若晨:《教师成为汽车消费主力军》,《西安晚报》,2005年9月16日,第19版。
②王昕、田誉(实习生):《热衷游戏 冷落书籍网络冲击大学生读书生活》,《西安晚报》,2005年12月11日,第3版。
③戴元光:《传播学研究理论与方法》,复旦大学出版社,2003年。
④⑤http://it.21cn.com/discovery/kpsh/2004/12/22/1910088_1.shtml
(作者南长森系陕西师范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副院长;李斐系陕西师范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2004年级在职研究生、党委组织部科级秘书;岳琳系陕西理工学院文学院教育

Leave a Reply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