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力传媒:校园媒体的另一种姿态

标准
赞 (0)

  假如你在Google中输入“接力传媒”,你会发现搜出来的信息是“全国首家自负盈亏的学生媒体”,这是一个很大胆的名字,很大胆的定语,也许在北京高校校园媒体中,敢于自称的“自负盈亏”的也绝无仅有了。

  2005年11月,中国人民大学的同学们发现在他们的校园里多出一个全新的名字:接力传媒。从某些校园大型活动展板上的“媒体支持:接力传媒”字样,到天地人大BBS、人大新闻网等媒体平台上的logo,接力传媒如同一个早已存在的事物自然而然地进入了所有人的视野。

  接力传媒:中国人民大学新闻学院学生自办的学生媒体集团,2005年11月正式运行,下属包括一份学生报纸《新闻周报》以及四大网络版块:接力新闻网、接力网络电视台、接力网络电台、《新闻周报》电子版。其中《新闻周报》已有23年历史,是人大校内学生熟知并有一定影响力的报纸。

  因为参与了一些校园媒体的工作,我对校园中“学生媒体”这个群体的生存状态以及他们所做的事情,一直有着强烈的好奇和疑虑。他们与正规媒体截然不同,或许受到的限制更加多,每个人的、整个团体内部的、外界的,种种因素,有旁人所能想见的或不能想见的。就我自身的经历,这不是一个容易的生存。但忽然间却让我们看到这样一个事物,宣布校园媒体可以以另一种看上去更加强大的姿态出现。

  初识郭晓光:“整合营销传播”很重要

  登陆过接力传媒的网站,并和接力新闻网站长何飞、《新闻周报》现任主编刘芳接触过后,我对有关接力传媒的情况有了一些了解。感觉上作为一个学生团体它是庞大的,也是特殊的,它的存在与校园中原本已经足够多样的各种社团又显得那么不同;还听说,他们有一位总经理,新闻05级硕士研究生的郭晓光,这更加让我好奇,于是我很快给他发了短信。

  中午十一点多,我在校内咖啡屋见到了他。进来的是一个剪着寸头,长得棱角分明的男生,带着某种我想象中的“锐气”。因为帮朋友写文件,他凌晨6点多回到宿舍,睡了三个多小时,出门接受我的采访。

  简单地介绍了他自己的经历,让我从一种比较单纯的好奇状态中突然意识到,坐在我对面的是一个比较特别的人。

  人大新闻学院的体育特招生,保送新闻学院研究生,全国武术冠军,2004年全国大学生运动会男子剑术亚军。

  “我开过公司,2000年,大一的时候,搞夏令营。第一次赔了有7000多块钱,第二次赚了,10000多吧。然后就停了,各种原因吧,不想做了……在理发店做过小工,在麦当劳做过服务生……”

  谈到专业方面的经历,他在人大团委下属的报纸、也是北京高校中知名的学生报纸《青年人大》,从记者做到主编,然后是校团宣副部长,直到校体育部团工委常务副书记。创办了《青年人大》副刊《体育校园》、第一份学生媒体日报……

  “大一进来,学到的第一句话是:新闻以新为贵。我牢牢地记住了这句话。我在不断地开创新思路。”

  “院里的 雷蔚真 老师,想要把院内已有的媒体整合一下,有了这个想法,缺少一个能够把事情实施的人,找到了我,我就去了。”

  “其实现在做的就是,人大新闻学院内部学生媒体的,整合营销传播。‘整合营销传播’,这个词很重要。”他强调道。

  接力传媒,意在整合人大新闻学院四大媒体资源,形成一个更有规模、更集约的、运作更高效的媒体集团,也是新闻学院学生的实行平台;希望改变一贯以来的分散、沟通合作不足的状态,改变从《新闻周报》沿袭至今的散慢状态。根据人大校内现有的传播条件,选择了网络这种形式,接力传媒的网络平台四大版块,结合纸质的《新闻周报》,应该说,在现有的条件下,做得已经算是比较完整。

  自负盈亏,目前基本做到

  记得学期刚开始时拿到的几期《新闻周报》,其中“占地面积”极大的广告曾经让很多同学十分惊异,当时我心里暗暗思忖:是不是已经自负盈亏了?11月的时候,接力传媒就以“全国首家自负盈亏的学生媒体”横空出世了。

  打出“自负盈亏”的口号是不容易的,谁都知道学生媒体的经济状态,院系的拨款总是有限,艰难的无止境的“拉赞助”,出了一期报纸不知道下一期在哪里。《新闻周报》就曾一度面临重大的财务困难。其实不仅《新闻周报》,很多学生媒体都曾有类似经验。

  接力传媒总经理郭晓光介绍说,整个学期下来各项广告收入加之接力传媒的优秀稿件被社会媒体转载所得的稿费等等,已经有所盈利。

  他们有固定的广告客户,由固定的人负责联系,签订长期的合作合同。每个月《新闻周报》三期的报纸按时出版,客户做完广告会得到抽样调查得到的“广告效用评估”结果,然后再决定愿不愿意继续合作。这一点是让人佩服的,也让人感到他们做得还是比较正规的。

  从定位到管理,需要做的还有很多

  前面已经说过,不单单只是好奇,我还是有很多疑虑的。接下来的谈话中,我发现,接力传媒取得的成效比我料想的好得多。“我们有在线统计,每周汇报一次,我们的点击率是挺不错的,尤其是大一的同学……起初我们也是认为可能只是新闻院的同学在关注,后来做抽样调查,结果比我们想的好。”

  但另一层的事实却是,他们又不是完全如我们所看到的那么一帆风顺,欣欣向荣。当然,校园的媒体,尤其对于这样一个“规模庞大”的媒体集团,不可避免会存在各种各样的问题。可能我们常常带着执着和满脑子的想法,在我们的眼里,校园是一个给我们尽情挥洒自己热情和个性的地方。我们有性格,但不懂得如何找准自己的位置。正如郭晓光所说,“做事情,光靠热情是不够的。热情有,但不理智,也不行,绝对不行。”

  一个校园媒体,它应该有一个什么样的定位?这个问题也许一直是每一个参与校园媒体建设的人所首要考虑的,2004年举行的北京高校媒体论坛至今,也许已经有更多的人意识到这一问题的重要性。

  即使只是在校园这样一个狭小的地域内,面对的只是2、3万的受众,依然存在这样一个问题:这样一群受众,他们怎么看待“校园媒体”这一群体?还是说更多人,更多的时候,是在闭门造车,做一只井底之蛙,不知道应该要改进?

  “我现在请了经济学院的一个同学,学过管理的,做我的助手。现在我们需要重新定位,管理制度上,需要更完整的机制,规模庞大,人这么多,人员不固定的问题,部门和职责划分不明确的问题……”

  任何组织、团体总会有“团队建设、组织建设、思想建设”的问题,尤其是学生团体,“teamwork”的意识更加重要。建立完善的管理制度是必要的。也许在旁的人看来,学生团体的自我管理机制“若有还无”、“可有可无”或者“小打小闹,如同儿戏,不必当真”,但身处其中的人却必须知道,也应该能够体会到,对于一个学生媒体的顺利运作,这是一个不可或缺的环节,关乎生死。

  “不合作,没有共同的思想基础,没有认同,什么都干不成。”

  “每一个人,眼里要有活儿,要不我们怎么总提倡要有创新呢?不断有新的东西,事情才能一步一步地推动……什么事情发生了,从自己找原因。人是可以改变一些事情的。”

  管理机制也关系到媒体的可持续性发展。学生的团体中,往往事情做得比较多的就是主要负责的几个人,郭晓光带领下的接力传媒几大版块的负责人,可以说是接力传媒部分核心竞争力的存在,而他们的周围,是整个集团众多的记者和编辑。

  “我们现在做内部的整合,不是说要做得有多大,只是说要有一个好的基础……我很尽力在培养他们,现在权力下放得比较多,民主也是做得比较好……但关键的一点还是,经营和整体意识的培养和形成……”

  我和《新闻周报》的主编刘芳谈的时候她也说到,过去每一次报纸换届会带来青黄不接的问题,新管理层经验和能力还不够,报纸的运作总是陷入一种低潮,给接手的人的压力是很大的,等到这群人慢慢锻炼成熟了,又该是他们退的时候了,或考研,或毕业工作,谁也不可能长留。这似乎是一个难以解决的尴尬,“自从有了接力传媒,感觉这方面的压力少了很多,好很多了。”但是,还不是乐观的时候,毕竟是刚刚开始,谁又能给未来做出肯定的估计和保证呢?

  结束了和郭晓光的谈话,我感到我是幸运的,在我们的校园里,我们的身边,有一些事情在发生着而我有机会窥探到其中的某些东西。也许,接力传媒只是其他同学校园生活中亲身经历之外的一部分,但我们一定可以从中明白一些什么。很多人都想知道他们何去何从,更加想知道的是他们还会做出一些什么样的事情。接力传媒是一个尝试,他们走过的艰辛可想而知,但我们并没有完全了解。我们也没必要了解。只需要一直关注着,也许会失败,也许会一直这样下去,也许会有更好的发展——只需要关注着。

Leave a Reply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