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 ——举足轻重的采访素质(原创)

标准
赞 (0)

  观察在新闻写作中有着举足轻重的作用。前不久客串武大新闻学课堂,有幸能听到不少十分受用的话,恰如“信息的全部表达=7%的语调+38%的声音+55%的表情”。我曾见过一位高傲的老师给我们讲授《人力资源与心理》,课后,我并不感到轻松,despite这位老师给我们讲授的课本,不论是语调、声音抑或是表情,丝毫未体觉出自己该如何成为伯乐,将来广纳千里马。

  作为记者,我们采访的第一步就应是尽可能多得搜集“非语言行为资料”。记得和孙主编的一次出访中,采访对象非常健谈,为了尊重对方,不得不侧耳倾听,当时的自己无比困顿。尽管主编一再提醒我注意把提问权牢握。但是既已“失之东隅”,“收之桑榆”谈何容易?我就在被采访者的如流口才中做了一次乖乖的听众和记录者。如同在辩论赛中被对方问得缄口无言。

  记得这位武大的老师极推崇《奥妙的人体语言》一书。我遍寻而无果,甚感议遗憾。确实,不论到何地,记者都不应该急着喋喋不休。“多观察、少说话”确实是信条。但是,这个过程必须控制在2分钟之内。比如上例的采访,正因为观察的时间长度没有及时调整,而陷入被动。那么,怎么在短时间内把握采访对象特征,构画采访策略呢?

  1.眼睛是心灵的写照:如果对方有着炯炯眼神,那么很可能是一个“侃将”,切记在一开始就要在发问上注意技巧,引导“侃将”按着自己构思的问题充分地“发挥口才”。若等到其开始洋洋洒洒,离题万里。再想“鞣以为轮”,恐怕很难使“木直中绳”了。

  2.“介入式”是一种很好的“超然事实”认识法:
  武大的那位老师把“介入式”比喻成“超然事实”,我很推崇。但是回头想想,咱们的编辑出访时有几个人用过介入式?
  我翻看了双学位同志们所学的《新闻采访学新论》,上面介绍道:“介入式主要写客观事实,极少描述主观感受……注意使用事实说话,用数据说话”。不错,但是我认为这可能是写“记者观察”的方法。大多数时候,我们在确定采访策略时,应在采访前多对“即将采访者”进行细致入微的观察,毕竟磨刀不误砍柴工嘛!
有时侯回忆起自己原先的采访方式时,即感到搞笑,又觉得挺羞愧。过去,我常常刚到现场,就“神速”锁定采访目标,然后非常热情的走到“假象对象”面前,邀请其接受采访。后来发现,“唐突”这个词就是为我而造的。

  3.大家是否发现很有可能出现两个极端?
  有些被采访者,要么“徐庶进曹营——缄口不言”;要么仿若找到了一个倾泻心理垃圾的容器,苦水不尽。但是我们毕竟需要认识到:需要采访的人都是有话可说的人,既然有话可说,必有表达的迫切希望。作为记者,就要培养良好的职业心理状态,“能听得下去,敢打断对方,勇于争取提问的主动权”。虽然我对“职业心理状态”的内涵不甚知之。但是听到这位武大教师的讲解,确实受益匪浅,她解释道:“每时每刻我们为了采访的竞争而不断提高自己的采访能力,职业心理就是竞争强有力手段”。虽然稍显激进,但不无道理。

4.读者通过经纬了解的是媒体打造的校园,我们能凭主观屏蔽信息吗?
  90年代有一篇叫做《两把火卷起的问号》。大意是:武大学生记者在采访一起高三学生夫妻防火的事件时,由于先入为主,立场偏颇,引得相关学校领导追究学生记者责任。这些学生记者很有意思,他们故意让校方三缄其口,特地请学生滔滔不绝。究其根本,大学生记者把自己的主观叛逆加入写作中,虽然句句属实,但由于一点盖面、以偏概全,丢失了整篇文章的真实性。
  “平生但由两行泪,半为苍生半为缘”——很美的诗句,但它是感性的。我们要站在学生的角度看校园,但我们不能仅仅站在学生的角度写新闻、编新闻。为了追求噱头而“反弹琵琶”的采访心理,我确实不敢恭维。
  人非常难超越自己,尤其是超越自己的偏见。要使自己的文章客观、准确、全面。我们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

Leave a Reply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