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ould life qualified with the ethics?

标准
赞 (0)

  经济法的考试结束了,晚上又将是一段与室友共度的“蹉跎岁月”。九点半之前,我还需要把胃部的空间留足。反正还有很长一段时间,好似一朵闲云,我又飘到了教四那间熟悉的教室,没拿书……思绪像汗珠一样挥洒在记忆的门里。

……考前,像往常一样,我不遗余力地背书,直到所有内容滚瓜烂熟。考前,像往常一样,兄弟还是把一份缩印塞到我手上,“必要时提个醒”。考中,像往常一样,我漠然地把这份缩印撂在左裤兜里,以备不虞。

后面的位置为“有需要”的兄弟们特地留着…… 我,还是坐到第一排,监考老师正坐在我前方……一切都那么习以为常。

 发卷,传试卷,折成三页;姓名:文北,学号:11;迅速勾出选择题;瞟一眼案例题;转战名词解释……本应只是一个花点时间进行重复的过程,今天却很漫长。

  没有原因,手心一直在流汗,汗液顺着掌纹浸湿了试卷;心一直在跳,我把心脏死死抵在桌子上;考了一半,头开始发昏,太阳穴被自己顶得生痛。这都无所谓,关键是没有原因,没有愿因啊!怎么会没有原因呢?不是一切心理活动都是有因果的吗?

  还剩十五分钟,做完了。还剩十分钟,检查完了。然后,我开始观察坐在我正前方这个男老师:50岁左右,臃肿的肚囊叠出层层褶皱,一双二郎腿抖动着,没有停歇的意思,椅子随着腿发出不情愿的响声。

  我的心情很糟,或许需要一些稀奇古怪的事情来映衬这毫无缘由的坏心情。

  或许老师注意到我在盯着自己看,便略带一丝得意地站起来,走到我的桌前,探手在桌子里一阵好找,无果;微笑着拿起我的答卷翻看,顺便把试卷也拿了起来。有意思!我有种冲动:把那张缩印掏出来放在桌子里,再请他过来看看。于是,我这样做了。

  接着,我还是盯着他看。他避开了我的目光,把眼睛移向提前收到的试卷。未过10秒钟,他再次抬起头检查我是否还在注视自己,得到确定的答复后,又慌忙低下那对眼镜……

  我一直尊重老师的。可今天我破例了,我没有理由地给他制造了一些局促。

  教四里的我,一直在想,人的行为具可归纳为本我\自我\超我。我是学社会科学的,理应可以调节自己的心情,今天为何会莫名忧伤?而且我还邀请了一个局外人共同分担这份忧伤……

  心底默默地涌出《新视野》4中的话语:should life qualified with the ethics?笑着站起来,向寝室走去,告诉自己:“莫名其妙的一句话,和我莫名其妙的心情一样,没关系,没关系中就有那么点关系,微妙的关系。”
  

Leave a Reply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