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过活——飞鸟的心得

标准
赞 (0)

  做记者这么长时间了,说没感觉是假的!这一年多不是一天多,耗也耗出自己的感想了哈!

  今天是07年的最后一天,小猪说:“尽量在07年交啊!不要拖到明年啊!”我觉得也是,把旧的感想留在过去的一年,再到新的一年里去体验新的感觉嘛@

[b]记者过活
——踏入这条路[/b]
  
  学信息,当初没料到会跑来做记者;做记者时,从没想过会做编辑——当然,这不能说我做人没追求。但是,有很多事真的就是自己无法预料的,却又似乎是冥冥之中注定的。

  因为热爱活动,当初面试了N个协会,但被无情的抛弃了;转专业来到信息后,人家的协会招新基本上已经结束,跑去面试信院青协时自信满满——我做个自愿者好吧,你总该不会拒绝了吧?呵呵~还是被踢啦!这以后,对这些“鬼东西”心灰意懒,不再报什么希望。

  某天,偶然在鉴湖大道上看到学院“新闻中心”发传单招新。“新闻?”“大学里的‘新闻中心’干嘛的?”“我写作文很差类,这种东西我能吗?”“嗯,反正失败了这么多次,再打击我一次又有啥关系呢?”“嗯,瞧瞧吧!”于是走过去,看了看,人家热情的讲解了新闻中心的结构和职能以及作用,我没多在意这个,只是填了张报名表。当我在住址处填上“升升####”时,他们惊讶不已——我们学院大一的当时都住南湖。伴随着他们的惊讶,填完表,我走了!——现在想来,他们可能觉得我住址的特殊会给学院以后的新闻工作带来好处,这个兴许也是他们考虑要我的原因之一哈~

  我是个还算认真的人啦!所以尽管失败多次,我还是将面试自我介绍写成了一篇勉强流利的文章(我的水平有限),背了N久,在进入教室接受面试前也赶着在默背了好几遍!。。。。。。进入我们学院的报告厅,第一感觉——空旷!坐了几分钟,我扫视了下,整个报告厅不过20人——太衰了吧?“这做记者有没前途?”“嗯,别想那么多,你还没进呢!”

  面试中被被打断了几次,他们问了我些有关新闻的问题,至今还记得的是“如果有场篮球赛,你怎么写?”结果我准备的东西没派上用场!但感觉我的表现还不错,回想一下,面试的人这么少,应该会有人要我了吧?

  “你进新闻中心了!”某天某个同学告诉我。因为我当时住升升,而这些信息只在南湖才贴出来,所以当我得知这一消息时,我高兴坏了,我觉得我有家了,真的,就是那种感觉!

[b]记者过活
——记者经历[/b]

  踏入这条记者之路是偶然,而走下来是必然!呵呵,因为我是不会轻易放弃一件事的,何况我放弃做记者了,我还能做什么?呵呵~

  第一次写稿,是我和另一个大一的同学跟着当时大二的一“黄河哥”,三人一起采写当时的校运动会。当时,黄河哥问我知道怎么写不,我答曰:“时间,地点,人物,事件,结果。”“嗯,大致就是这个思路,行了,去写吧!”呵呵,当时就知道新闻的这几个要素,要说怎么写还是一窍不通。

  因为上面有规定要跟踪报道本学院的运动会状况,而我又一直不知道学院那点东西能写出什么,于是没多大注意本学院运动员的表现。在西院运动会现场,我看见一项比赛中某个运动员把球踢到了一小孩,我兴致勃勃以为这是个不错的新闻点,赶紧写了篇;在东院运动会现场,我看见一小孩将一系氢气球的绳子弄断了,然后氢气球立马飞走了,我看到很多同学好奇的望着气球出神——“啊,不错的新闻点!”我赶紧又写了篇。呵呵呵~“怎么尽跟小孩扯一块了?”“这,算哪门子新闻点?”~~~~~~现在想来,那时的确懵懂,傻!傻呼呼的!呵呵

  在学院,(一小点意外,现在已经是08年了,我的个人心得要写两年了),他们要求每月最少1(还是2)篇稿子。当时我人懒,混混噩噩很快就混完一个月,然后在月末急赶急写一篇,几个月下来,结果没一篇上学校网站。然后,我发现,其实在这里他们是不会随便踢人的,在写新闻上他们其实不会给你多大压力——我后来明白,写是自己想写要写才写的出来的。

  年末了,要稿学年总结了。当时只通知说是开例会,但结果是水果、糖果、瓜子摆满了会议室——我当时纳闷,这哪门子会议?“啊,发稿费!”“哎呀,希望有我……好期待”二三十号人,一一念下来,我感觉就差我一个!“郁闷,还吃得下么?真想当初不来就好了!”当时就是这样的感觉,感觉别人都做事了,而自己什么都没做,觉得留下来实在伤!

  郁闷的不行,在回南湖的路上,我一直在想“他们都能上,我就真的一篇都上不了吗?”我想,一定要在这个学期结束之前上一篇,证明我不是没做事。说来也巧,当时那南湖工行在建不知有几多时了,而我当初想写没写,正巧那天路过,看了,灵感来了——“就是你了”。回来埋头苦干,终于干出一篇新闻“工行南湖点在建”。晚上奔到机房,搜了下,居然真的没人写。“呵呵呵,那好,我投啦~”

  呵呵~是的,那是我上经纬,上理工的第一篇新闻稿。后来(大一下),听同学说,那篇稿子还上了校报——我傻笑,“不可能吧?我怎么一点都不知道……”

  不甘落后的人总是有激情,有激情的人总是做的很积极,做的积极的人总是很自信!学期末的成功给我很大的鼓舞,所以大一下时,有事没事喜欢看看“这个是不是新闻点”“那儿有没新闻点”,而且还拿着个“信息学院-新闻中心”的记者证到处采访。而这时,我觉得做记者也蛮有意义的,可以接触很多人。就靠那个学院记者证,我采访过民工、民工头头、老师、校保卫处以及后勤集团马区很多部门……所以,到现在,我一直想对大一的同学说:“学院记者证咋了,要敢于采访!”

[b]记者过活
——接触编辑[/b]
  
  那晚(刚过完儿童节),香蕉、橘子(好像是有),还有什么其他东东也是摆满会议室。我们均感奇怪——在想,不会来庆祝儿童节吧?

  “哦,交流会!”我现在发现,我们学院的交流会是很值得来的——至少可以吃一顿哈~正是在这个交流会中,我认识了猪猪侠、小峰哥。我记得当时经纬过来4个实习编辑,而他俩说的最多;也很巧,居然就他们俩留在了经纬。

  也正是那次交流会,“经纬”在我头脑中有了个比较清晰的轮廓——以前只顾着投,然后看自己上没上,从来没注意“新闻经纬”的其他东西。那次交流会完了,我们顺路,一起走回南湖,其间聊了很多,让我感触最深的是“经纬很神圣,进去VERY 困难”“经纬的人,尤其是师父人很好——当时听小猪、小峰一个劲说李哲、罗铭芬很好……”我于是在想,我要是有个好师父就好了!(呵呵,这个HOPE 现在实现了,我和小峰成了师兄弟!)

  后来,小峰编了我在经纬上的第二篇稿子“南湖伯乐山现雏形”,我深感编辑的强大~hehe

[b]编辑过活
——走进经纬[/b]

  “杜会、王兴渠,女的?”实在难以相信!怎么新闻经纬里都是娘子军啊?

  2007年10月13日,天空很阴,刮着风,下着雨,冷的我直打哆嗦。在寝室接到新闻中心主任彭金冬一电话:“下午两点鉴主你和陈建超一块过来……”我没问什么事,但感到很奇怪!碰到陈建超时,问他,他也不知道什么事。(进经纬的确很“诡异”啊~呵呵)

  那天,我第二次进第一行政楼;第一次进经纬网办公室;第一次知道很强的王兴渠是个女生;第一次见到我现在的师父罗铭芬。

  过道里有风,很冷,师父和候文麟“面试”我们(现在看来,应该算是交流吧~呵呵)。师父态度温和,候师姐问的很少,所以,整个面试,我的感觉是“经纬的人好,真是如此啊!”

  那天恰逢经纬网网站全会,我们4个实习编辑(我不知怎的一下子就成了实习编辑)也参加了。现在回想起来,那次会议,应该是我感觉最好的一次。涂老师严而温;周站长温而幽默;其他人,哇,发言有思想,有深度,有水平,值得学习啊!会议留给我的整体感觉是,这是一个温暖的家,一个团结的团队。

  那次会,是我经历的各次会中开的最长的一次。晚上10点多,我们从西院回来,途中再次感觉到了她们以及他们的温和,开朗,更深的体会到了经纬的团队文化,而这些,让我觉得能够在经纬做事,很值得。

[b]编辑过活
——从实习到责任[/b]
 
  这里有实习期,只有过了实习期才能留下来,做一个责任编辑。我不知道会不会留下来,但是我敢肯定经纬肯定有淘汰制——猪猪侠他们那批估计是淘汰了两人(我不清楚哦~)。

  师父悉心教导,是慢慢的还是很快呢?反正学会了后台基本操作!的确,像很多新手一样,时不时还犯一些低级格式错误,弄得王主编纠正了好多次——实在汗!

  最初,师父对我说:“写大稿才能有大的提高。”我开始不怎么理解,等到编了一段时间的校园生活后,真正发现再写校园生活已经没多大意思,看来自己真的需要在其他方面有所突破了。但说来惭愧,第一篇深度稿子“寝室卧谈”谈到现在都好几个月了,还是没谈出好的结果,最后却开始朝“谈恋爱”方向发展了,而恋爱也还没谈出什么结果。

  除了深度,还接触了几篇人物,自己也采写过几篇小稿,真正的大稿却又还是弄不出来。但是有了这些经历,慢慢的发现自己在新闻写作上面遇到了很大的瓶颈,需要学习新的东西来弥补能力的缺陷。

  实习期间,感觉最深的是:很多时候没人要你做事,但你清楚自己要做;做的不够好时,没人责怪你,但你自己会内疚;这里没有帮忙之说,我们做事都是为了经纬网;这里,无论有多少人,老师都会记住每一个人的名字;这里你很普通,因为牛人都很默默;这里,每一个人都有值得你学习的地方;这里,我们是“农民”,我们在希望的田野上开垦着……

  做事得有责任心,尤其是做记者;做编辑也得有很强的责任心,不然“责任编辑”的“责任”二字王哪摆?我个人感觉是,做好一件事,能力是一回事,做事态度——责任心又是一回事。说实话,我感觉在一个多月的实习期间做事不是做的很好,效率不高;而且几篇稿子都中途夭折,但是,我时刻都没忘记自己的责任,这些事都是用心在做,问心无愧。

  在我们进去经纬之前,新闻里面除了孙海交和郑圣峰,其他人都是女生——这就是我进去时为什么对他们的名字感到那么惊讶的原因。似乎是听王兴渠说:“在经纬,我们把女生当男生使,男生当牲口使。”话说的不是很好听,但我很感动,觉得前辈们太伟大了,女同胞们挑起了新闻啊!呵呵,难怪这次招人,非男生不要了哈~

  一时想不起来具体是哪天,不过清楚的记得是一个周四的下午,我跷课去网站和师父聊天。呵呵,是啊,聊天很重要么?——当然,那得看和谁聊了啦!那次聊天孙海交、王兴渠、师父都在场,他们问了我一个多月的实习感受和对经纬的认识,嗯,还有其他好多东西。我想,那次应该是考核的象征吧。如果这样算是考核的话,起初我是惶恐和担心的,因为我觉得我自己做的不是很好啊;但一直以来,他们给人的感觉都很好,不知是不是因为这个原因,考核着考核着,最后真的是聊天了,我们讨论着经纬的发展问题……

  汗!也记不得那是哪天了,不过记得是一个周五的下午,王兴渠打电话给我,问我后台账户名想要什么,密码想要什么?很突然,我愣了下,然后“蹦跳着”(是不是觉得我很小啊?呵呵~不能说的秘密啦~)报了我想要的账户名和密码。呵呵,这样算不算正式了呢?

  汗!汗!居然忘了自己转正的时间!翻开会议记录笔记本,发现自己真正转正是在2007年12月20日网站07年最后一次全会时。那天,涂老师亲自为每个转正以及新加入经纬的编辑戴了工作证,我很感动,我很高兴——工作证从小牌牌变成了大牌牌,除了不方便,一切都是VERY GOOD @ 呵呵!

  戴牌前,老师要我们每人说一下转正感言,呵呵!汗!“李浩然”借用了人家“孟浩然”的名,涂老师让我赋诗一首来表达感想!汗汗!我究竟不是诗人,更不是曹子建,这诗如何吟的出来?今天是新年的第一天,我想,上次全会和HAPPY NEW YEAR 时没作出来的诗,现在来写吧:

[b]五六级学生 新闻时政校园论坛策划技术 本科生研究生生生不息
六七载经纬 信息娱乐科技时政文化教育 理工事国家事事事不漏

腾飞理工大 精彩经纬网
飞马迎新年 彩云酝好运[/b]

Leave a Reply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