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一个水手—BY叶荔

标准
赞 (0)

  赐给远航的水手最好的礼物是否是风平浪静的海面?也许是的。但暴风雨吹裂的皮肤,却是水手得到的最好的勋章。

  在新闻经纬呆过那么些时间,认识了那么些人,编过那么些稿子,发过那么些文章。工作得到的些许肯定和工作中得到的前辈的帮助,都是一颗颗明亮的珍珠,璀璨得映亮每个航行中的黑夜。然而我慢慢发现,被老编批也是一件值得我品味与享受的事情,就如同风和日丽自是心旷神怡,风雨兼程也别有韵味。

  记得第一篇被批的稿子是“心心雨”志愿者。编稿件的过程就起起伏伏。在线编辑结果超时退出,作废;添加图片不会加水印,赵志超在QQ上远程指导,直到快七点周围一片漆黑才离开办公室。而几天后潘爽在部门会议上讲格式规范时,我“荣幸”地被当做错误典型。原因是从doc格式文档中直接复制稿件然后在线编辑,结果就有些字体不配套。从此牢牢记住,要先用txt编辑好。至于稿件内容,新闻点也不太适合,志愿活动特色不突出,并且离学生生活较远。

  第二次稿件出现问题是书海文风重返根本哈根辩论赛。主要问题还是亮点不突出。比较这篇稿子与外语学院的热议谷歌退出中国,细细品味可发现其差距。至今仍然觉得活动本身一定是有亮点可写的,不过得换一个角度,不能简单介绍活动形式与流程,而是把参与者的观点写出来,引发读者的思考。不过由于本身并未亲临会场,所以只能放弃这篇稿子。这倒提醒我今后写新闻时要想得更多而不是记得更多。

  还有印象深刻的一次是处理校报投的一篇关于兼职大稿。初看觉得采访得还比较全面,这个话题也很贴近学生。但实际上,论全面,各种大大小小媒体都做过很多报道,面更广,更专业,这篇稿子并不能提供更多的信息量;论深度,又并没有在某一点上深挖下去,远比不上经纬之前发的几篇小稿,比如关注求职受骗问题,假期如何找兼职的问题,兼职与血液冲突问题等等。这篇稿很不成功,但我很感谢它,因为当我第二天打开文章,密密麻麻地写满了李靖誉的评语,细致而真挚。接着刘迪与我讨论兼职的可挖新闻点,以及深度稿的方向。可以说,这篇失败的稿子提升了我的新闻“品味”。在新闻经纬里,一位年轻的水手莽莽撞撞地前行,多亏有明灯相随。

  第一次见面会时,唐桂东打开自己刚来经纬时编的一篇稿子,红色的评语包围了黑色的正文。他说自己刚来经纬时也挨过很多批,不过与老编交流也就慢慢地越来越有感觉。多么希望明年我还能坐在那台电脑旁,打开被改得五颜六色的稿件,对着身边围拢的一群兴奋的面孔说:“看,你师父也这样走过。”

  而现在,我仍是年轻的水手,迎风站在船头,心里默念着:让暴风雨来得更猛烈些吧!

Leave a Reply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