继续讲不完的故事

标准
赞 (0)

  “会逼着自己做一些自己从来没有做过的事,因为我们需要第一次!!!”这是刘伟常说的一句话。

  在经纬这将进一年的时间,我深深体会到了这段话。记得做实习编辑的时候,感觉很轻松。现在做了责任编辑,才知道责任这两个字的重量远比我心目中的那个责任中, token远比我心目中的那个token难写。

  这学期开学不久差不多四月的时候,我就转正了。那时候课比较多,网站里面缺人手,但我一直都抽不出时间来工作,再加上我们当时的八个人全部是学工科的都比较忙,所以工作一直都被耽搁着。
后来,过了一段时间,网站招新,新进了8个人。先开始是一段磨合期,因为大家都来自不同的地方,都彼此不太了解而且相互交流的时间也有限。

  之后,等我们相互了解了,我们这学期最大的事情也开始了。先开始我们准备做理工十周年征文比赛。当我们把策划写好,方案确定之后,党宣的决定让我们很痛惜。记得那天是星期五开会,但我临时有点事我没去,回来的时候我问了刘伟开会的内容。当他给我说的时候时,我感觉天就向掉下来了……

  后来,我们准备做“陪我走过高三岁月的那首歌”。先开始是策划,刘伟提出了一个方案,我们几个人商量了一早上,对方案进行了部分修改。而后确定了一下工作安排。那天是星期六。第二周的星期三,我和马区校报文学部的部长简简单单说了一下我们的计划,但他却反问我一句你可以把具体的活动安排给我看看吗,我没有明白你说了半天的意图。我当时就晕了,我觉得我和他难以交流。人家是存心刁蛮我。第二天,刘伟他们和原创音乐协会把事情商量好了。而后,我又找了一下校报文学部部长,等了好半天,他才回复了一下,最后才把这件事办妥。
  
  我们既定的5月22日宣讲会的前期工作已经完毕,但是到了我们网站去森林公园郊游的那天,我才知道5月22日是不能举行宣讲会的。最后计划提到了5月21日,恰好第二天我们大一的考高数。这是我们事先没有想到的。

  5月21日晚上,我们还是按照计划去举行了宣讲会,虽然来的人不多也不少,但是觉得挺开心的,毕竟这是我们自己努力的成果。
之后就是等着征文,总算闲了一段时间。但是从六月开始,似乎就没有闲过了。先开始是负责二期宣传,方案是我自己定的。那两周里,我几乎每天晚上都失眠。尤其是借那个展板让我觉得真的很痛苦。打了几十个电话,找了n个人,才从我们学院借了两块展板。那天去搬展板时,其他人都有事,只有我、郭勋和刘伟我们三个去搬了。那两块展板真的很沉,他们搬得时候他们的胳膊一直很酸。郭勋很瘦,但他还是坚持把展板搬回来了。之后,心总算安定下来了。但是那天发生了一件事情让我觉得很悲痛。那天是星期四,一早起来我就把海报贴上了。第一节下课后,我回寝室取东西,才发现海报早被人撕了。也不知是什么那时心里真的很难过,上线代课时我走了一节课的神。

  之后一周多,不知道是怎么熬过来的,也不知道那一天是怎么厚脸皮的去宣传征文活动的。只是等到还展板的那天,张照艳跟我说我脸色不是一般的难看。我才发现我看起来真的苍老了许多。
6月18号截稿了,感觉轻松了好多。但之后校报把楚凤鸣兮的五十篇获奖稿件给了我们,又忙着给他们编稿子。好累,但一周下来,发现自己也提高了不少。
确实,我们需要太多的第一次,虽然第一次真的很痛苦,但是我们没有理由拒绝这一切,我们要成长起来,必须学会接受第一次,哪怕是悲痛。

  放假回来这些天,想了好多事情,有高兴地也有不高兴的,有成功的也有失败的,有辛酸的也有喜悦的……但,现在看起来他们都是美丽的。
通过这些事情,我慢慢地看懂了自己,看清了自己的极限。虽然说我一直都是胆怯、沉默、自卑,但关键的时候我还是可以去突破自己。我并不比别人缺少什么,因为我有的他们未必会有的,也没有什么必要向别人低声下气的,哪怕是有求于人,也要挺起自己的脊梁。没有什么事注定是失败的,也没有什么事注定是成功的,更没有什么人注定是不合时宜的。
  
  我们需要第一次尝试,这样才会成长,才会慢慢淡定

Leave a Reply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