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散皆是缘,离合总关情

标准
赞 (1)

归来

3月中旬,重归经纬。

在去年6月份的时候,恍然发现,原来那时自己留在网站的理由只剩下坚持了,想及我曾经大话般的认为坚持本身就是一种动力,觉得讽刺得很。叙拉说,我们需要想清楚自己想要什么样的生活,再去选择,选择了就努力的去做不计后果。新闻是个好东西,但是新闻值得,我不值得;它不是我想要的生活。心的方向是不能勉强的。当还愿意的时候,就付出努力;当这种意愿已经消失,那么便转身离开头再也不回。

我是从未有过新闻理想的人,但新闻上面,我付出了我20年人生中少有的热情。当积攒的热情在那一年中爆发之后,在我对新闻的热情转化成习惯之前,我已然离开网站。我又回到了当初那淡定简单的生活之中。与猪猪侠不同,我清楚的知道,我与新闻,只有感情,没有爱情。

时隔一年,当初浮躁之类的心情终于被去除了。经过了大半年的休闲,我自觉已经可以安排好自己的时间、安排好自己的生活。而且,人总应该做一些事情,不能太闲着,一辈子要不断的同自己较量,抓住每一个机会锻炼意志。

源起

11日,土建新会部门例会结束后,奇迹般的发现了对门竟然有人了。是秘书处张明等二人以及新闻部副部张芃(音彭)。简单问了下报纸最近的情况,得知08届的人留下的无几,顿时心中感到十分难过,所谓悲从中来。

同行的人正好有某校文学社的前任社长。面对我的难过,其很不屑地冷冷说到,校报文学报好歹还能正常出稿,而他那里,即使是编辑部的部长级人物,作品也令人失望的很。

在校报记者团,07届为主力的那届,一个师父有着6名以上的徒弟。现在的我,校报仅有3徒弟,目前也只剩下半个。在网站,犹记得涂老师说新闻经纬迎来了人最多的时候,但很快的,那张桌子上坐着的人数不断减少。在土建,我的徒弟们,打字都有着诸多问题。……

感情

我是一个一直都在看新闻的人,虽然观看途径、阅读类型、新闻时效性等有着诸多的不同,但确是一直在看的。09年9月之前,我对做新闻从未有过任何想法,但之后终是变了。高考后的暑假,知道了叙拉、认识了冷锋,对新闻的兴趣浓了,对记者团真正动心了。感情是处出来的。大一与新闻纠葛了一年,与它的感情渐渐培养起来了,也终于纷杂了。

一年之中,留在心里关于新闻的事情,现在想来在我心中是如下几个小重头戏的:未进校报那时的十一长假,因看胡编整理讲解某专题的成功之作而产生巨大的失落感;楚天都市报上稿引起的种种;初进校报40天内体重少了10多斤;第二学期初拿到稿费;大一记者节的那把吉他;被峰哥通知可进经纬;校报改选终究没参与;丢失的经纬工作证;高空护蛋与5月9日社团文化节的采写编辑始末……

往事种种如流水,水过也许无痕也许穿石。聚散皆是缘,离合总关情。

很多事情终究是个虚幻,往事短暂到如梦境一般,唯独情感才是真的,那是灵魂里用力深深刻上的痕迹。可是在深刻记忆的同时,也必须付出相应的代价。

挣扎

做新闻很辛苦,让人总会想起留不留着、继不继续的问题,然后就是一串串的挣扎犹豫迷茫徘徊。

做新闻也会很有挫败感,在理工类的大学中,做着偏文史类的工作,并且为它付出甚至牺牲种种,所以值不值得总是让人不断考虑、不断权衡。

冲突,各类必不可少的冲突。曾经,同一个问题被不同的人问起“你是学给排的还是学新闻的”。

学习,生活,工作……我们都在试着找一个平衡点。但有人没有达到自己的希望,然后他们选择离开。

为什么做新闻

子曰:吾日三省吾身。一直觉得,每过一段的时间,人就应该进行自我反思。大一的一年中,常在想的问题有很几个,有一个是为什么我在做新闻,还有一个是如何安排好我自己的时间。前者总是在变,后者总是无解。

初时,为了那句“来校报吧,可以更好地了解理工大”,为了那句“最优秀的人就要做最优秀的事情”。

自己之前的人生,一向极少对某件事付出真正的热情,一向极少纯粹地为着某件事情而努力,所以我想知道,当我全力以赴充满热情做新闻的时候,会取得怎样的成就。

人总是不可或缺的留下来的因素。理工的新闻人有着他们的特质,足以吸引我的特质。

责任,压力,此类事物总是存在的。报纸每月三期,马区负责前二;网站需要更新,每次值班都要留下点什么。

……

新闻认知

每个人对新闻有着自己的认知,我也不例外。这种认知是不断在变的,不断在完善的,也是传承着的。自己看的新闻还是有一点的。在校内也受了冷锋、峰哥、师父等人的教导。在武大樱花开之前的那段日子,也跟着薛健蹭了几节新闻学辅修的课程。

新闻是什么?武大新闻与传播学院那位教授新闻采访学的副教授解释道,新闻是新近变动的事实的传播。这与一般我们所知道的“新近发生的事实的报道”略有差异,但更合适一些。

师父说,新闻应该解决问题,而不是一味的提出问题并且抱怨。当初听到这话时,顿悟了。我们不应是一个个的愤青,行动永远是最重要的。虽然这种顿悟更多的带来一些不快,校园新闻总是有它的限制。

冷锋说,生活中,每天都在发生一些事情,我们需要思考。他还说,一件事情,从不同角度写,就是不同的新闻。

关于东院停水的报道,峰哥强调,重点不是报道目前的困境,甚至可以不去写现有困难,而应该着眼于解决的方案,这才是是受众最关心的东西。

在长江日报组织的某次活动中,其文化部主任潘堂林提到,新闻,最关键在于写什么,而非怎么写。内容是比形式、技巧这些东西重要的。言之无味的东西是没有生命力的。

……

新闻是值得认真对待的,它不是一个文字游戏。“我们有使用文字的需要,却没有滥用文字的权利。否则,即使以爱为名,也只见其形容苍白,黯淡晦涩。”

这世界,变化是绝对的,而思想大概是最接近于永恒的存在。对于新闻,比起那些表面上的文字与图片,我更想感悟它文字后面的种种。

所谓比较

常见的一个比较是各学院上稿量的比较,因为我是大二才加入土建新会,对此比较我一向比较无视。在校报,在网站,很多时候,着眼的都应该是全校,“避免小家子气,不要厚此薄彼”这是胡编的原话。

另一个比较就是我们与前辈的比较,几日前看到了经纬2年来的工作量的总结,几乎去年各项指标都约是前年的一半。这也正是我的遗憾,各类社团文化的低谷期。关于此,一直对峰哥《最值得崇拜的偶像是自己》此文印象深刻,他说,人要有不断超越的信心与毅力,切不可妄自菲薄。

与同龄人的比较其实是必然会有的,这是人的本性。每个人都有各自的优缺点,如若总是纠结于这些比较,那么他会忘了自己最初的愿望。

至于与自己的比较,印象最深的还是冷锋说的“只要你想做得好,你就无法容忍自己做的不好。”人挑战的其实永远是自己,也唯有认清这点,才会有这长远的不断的进步。

Leave a Reply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