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经纬的一点感想(王美晓)

标准
赞 (0)

  记得我是从去年九月末进的经纬,算起来已经将近半年了。其实早就应该写篇编辑心声了,一直推到现在。回想在经纬的这段时间里,感觉很复杂,并不是用只言片语就可以说清的。虽然在经纬做一名编辑,但我从经纬收获最大的并不在于新闻,而更多的是一种思想,一种作风,以及Token人的友谊……

  曲曲折折新闻路

  大一有个舍友写新闻,平时经常听她说一些关于新闻的事情,耳濡目染,自己渐渐的对新闻有了些兴趣,偶尔也会看下学校的新闻。但我真正接触新闻其实算是进入经纬以后,大二刚加入学院通讯社,还没写过几篇稿子,就被稀里糊涂的推荐进来做编辑。进入经纬,感觉一切好陌生——对人、对新闻,当时自己几乎完全从零做起。每天很忙但是没有任何结果,记得进入一个月以后,自己被发布的新闻大概只有几篇的样子。面对当时的现状,我常常问自己“我选择新闻是不是一个错误?”,“每天漫无目的的忙碌,这样的付出值得吗?”在这样患得患失的状态下,我一直矛盾了大概一个多月。这基本可以看做是进入经纬的第一个阶段——迷茫。

  在那样的“煎熬”下,我想了很多。一次全会中一位前辈的话突然让我明白,与其整天患得患失,不如放手一搏,不管结果怎样,踏踏实实做好每天的工作,问心无愧就好了。接下来也正好赶上专业的金工实习,我每天不再想那么多,而是重复着从鉴湖到东院再到西院这样的生活,大约两周过去了。在不知不觉之中对新闻也有了些自己的认识,也逐渐了解了经纬新闻的风格。此过程可简单化分为第二阶段。

  然而事情仿佛总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一眨眼,已经进入学期末,各门课程都接近尾声,四级考试、期末考试也越来越近,而当时自己每天上完课,就赶忙去网站,花在学习上的时间很少。晚上躺在床上,回想起一天的学习,常常有很沉重的负罪感。学习与工作,该如何调整?我感觉自己再次进入一个艰难的阶段,我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坚持下去,日子就这样一天天的过去。到了元旦,经纬在鉴湖举办了一场元旦晚会,那些节目我现在仍然很清楚的记得,但是给我印象最深的算是节目的最后画手印环节。看到每个人把自己对经纬的感情真挚地用文字写下来,我被震动了。当时有一种莫名的不舍,我告诉自己“一定要坚持下去”。

  寒假过后,一切又重新开始了。一些前辈走了,又进来一些新面孔,我也由实习编辑转为了责任编辑,但当时没有太多兴奋,因为“责任”这个词太沉重了!

  新闻之外的收获

  经纬人员众多,是个大家庭。记得第一次参加全会,基本上各部门所有成员全部出席了,那次会议,我初次了解了经纬网、拓垦团队,也认识了更多的成员。我性格偏于内向,在网站与其他编辑或是其他部门人员交流较少,但是,我可以感受到他们的热情、友好。

  第一次去网站是在一个周六的下午,当时主编胡成龙给我大致讲了讲添加新闻的格式和经纬新闻的定位,由于一些原因,听完后我就离开了网站。第二次去网站的时候,隔了几天,添加新闻的程序有些忘记了。薛健耐心地又给我讲了一遍,于是我找了一台电脑坐下来尝试着编稿子。但一时又不知如何下手,也不知道自己有哪些问题,盯着一篇新闻,傻傻地愣了好长时间,还是沈俊宇在旁边给我指点了一下,我才逐渐有了些思路。在后来的一些稿件中,其他编辑又给了我很多诚恳的意见,那是我在其他团队从未感受过的关怀、帮助,很感谢他们。

  经纬的活动比较多,大家也经常聚在一起,那种气氛真的很融洽,给我一种很温暖的感觉。经纬的人很真诚,不管有什么心事,我总愿意告诉他们,让他们给一些建议。说起这些,真的该提一下峰哥和师父李浩然了,感觉很多都是从他们那学到的。“学会思考、有自己的思想”是峰哥给我最大的影响,记得开始的时候,他经常对着我编的稿子讲,“你想过xxxx吗?编辑要有自己的思想,不要受通讯员的影响”。被他“训”后,每次都给我很大启发。其实在经纬,新闻的收获倒是其次,最大的是学会了思考,有了自己的思维。由于种种原因吧,我向师父请教新闻方面问题的很少,其实是我不够积极了,每次都是让他发现我的问题,给我做出指导。“如何做事、怎样做人”是我从师父那得到最重要的。

  昨天知道新闻经纬被评为全国十佳高校新闻网站,作为其中的一员,兴奋之外感情很复杂,甚至有种想哭的冲动。只有我们自己才会明白,经纬网今天所取得的成绩它包含了太多太多,我们的奋斗、痛苦、欢笑……对经纬有时真的不知道该怎么评价它。现在依然每天很忙,是经纬给我提供了忙的机会,让我感觉很充实。

  在写这篇编辑心声前,其实有很多话想说,但有些感情始终不是用几句话就可以表述清楚的。环顾整个办公室,发现我们“经纬文化墙”上有句话可以借鉴一下,作为我的结束语,“绿色是我们的幸运色,她诉说着希望和生机、年轻和生命、激情和快乐!”有拓垦人的奋斗,相信经纬会有更大的发展、进步!

Leave a Reply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