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新闻结了“梁子”(冯敏)

标准
赞 (0)

  从来没有想过和新闻打交道。

  其实我是极厌恶新闻的,不喜欢中国新闻的条条框框、报喜不报忧,还有镜头下大大小小的领导讲不完的话和开不完的会。

  是不是你以为永远没有交集的东西总会在很短的时间内闯进你的生活里,不仅让你之前“我绝不会怎么怎么样”类似信誓旦旦的话成为自己的把柄,更可恶的是它还毫不留情地影响了你的生活,看你无奈表情还幸灾乐祸。

  进入学院新闻中心真是一段惨淡的回忆啊!一直以为自己口才不错,所以大一时就疯狂地应征各组织的外联部,结果都草草收场。进新闻中心是搭了末班车。

  当时中心主任彭金东单独面试了我和另一位同学,其实说面试还真不算,成员要求通报还差不多,也就是说,只是填了一张表我就一只脚踏进武汉理工大学的新闻界了。看吧,一点“技术含量”都没有,对不对?那天的谈话让我印象深刻的是面前这位学长是多么的经验丰富和让人佩服,与新闻真是一点边儿也没有。

  进了新闻中心后,前辈耳提面命也就知道学校经纬网是最牛的:那里的人都是神出鬼没的,你从来不知道谁谁是经纬网的;那里的新闻眼界极高的,一般的新闻是上不了的;连网站在哪里都是个迷,貌似我在理工大的一年里就没听人提过。四个字描述在当时一个小小的学院记者心中的经纬网——高不可攀。

  对经纬网一无所知的状况在周星的那一次宣讲中结束了。那天我问了一个问题:经纬网在哪里?也许可笑,但当时我确实迫切需要让这么一个团队在我心中形成一个具体的形象,可能知道地理位置了就算有了雏形吧!反正是踏实了。

  我想后来一直让我坚定要写新闻要进经纬的原因就产生于这次宣讲。原来有这么一个团队是如此规范,就算不说也看得出来他们之间极强的凝聚力和目标的一致性,每个人都是谦虚、朴实的,对团队的文化有深深的认同感和归属感。我且不谈新闻或技术,仅是这种集体的感染力就让我热血沸腾,抛去报名时只为得到认同,我只想在这样一个团体中生活。

  听过一句话,让行为改变的学习就是好的学习,以前是“让思维改变的学习就是好的学习”。我不知道自己的行为是不是改变了,但是我的思维确实是改变了。开全会——尽管是作为一名实习编辑,但是不影响我从别人那里接受新的东西——在我看来是思想碰撞最激烈的时候。我听到了很多我以前从来没有听过的想法和见解,了解了很多我以前不了解的感情和品质——付出和责任。他们谈工作情况,谈心里的想法,谈是不是为经纬付出了,谈是不是没有遗憾了。真是再也没有比这震撼的了!

  我想我是受孔夫子的毒害了,看似80后,实则老传统。这么多新的想法一股脑地全塞给我,还真让人吃不消,要我一下子把20年来的想法和思考习惯全换个装还真是让人难以接受啊!所以我开始想不明白了,糊涂了,患得患失了,状态不对了,编稿弄不清楚了。

  师父找我谈——最近状态不对了,李浩然找我谈——做事要有始有终,杜会找我谈——患得患失最终是两头都失,还有峰哥,郝羽,薛健,沈俊宇,胡茂峰,猪猪侠,王兴渠。现在想想这些,真的是很感谢你们,在我人生陷入迷茫的时候拉了我一把。做选择是很痛苦的。

  一旦豁出去了,就像卸了包袱,轻松很多。都说庸人自扰,可是没有经历,怎么知道以前的压力和烦恼都是自找的。从08年12月份开始,我觉得自己是改变了,想清楚了一些东西,开始觉得编稿也是很有乐趣的,虽谈不上狂热,但已成为我大学生活一个重要组成部分了。

  我不谈业务情况是觉得只有人的思想真正改变了,才能在其他方面有所作为。一直在努力学习,只是时间过去了,仍然觉得编出来的稿子缺少自己的东西,太不像自己了,借李浩然QQ签名——这孩子不好养!近来编了很多,估计是急于求成,心态又乱了。让人烦恼的是,之前想明白的东西又想不明白了,还出现很多新问题。只能等段时间了,相信会有答案的。

  我相信人做的每一件事都是有伏笔的,也许你现在不明白它会有什么样的影响,总有一天,它会出现在你的面前,叉着腰,扬着头,哼一声:“小样儿,我来了,没想到吧!”你当如何?是哭是笑?不知道我与新闻在哪里结了“梁子”,它要这样幽我一默?

Leave a Reply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