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师父批了……(刘迪)

标准
赞 (0)

  前不久我由于表现欠佳,终于被师父批了。

  要被师父批人是很难的,鞭策之下,我振奋精神,重新处理拖了很久的两篇稿。之前觉得麻烦困难的地方,真正有意志去做时,还是可以解决的。在这样努力,犯错,改正的过程中,所获比前些日子要多很多。“悟”是一个反复的过程,尽管很多道理我们熟极而腻,却总有被反复提起的价值,例如“发现是新闻之魂”,例如“记者首要勤奋”。只要仍负着“学生记者”这个身份,就要将其贯彻始终。

  要不断学习,注重细节,提高效率,“事出于沉思,义归乎翰藻。”

  大一上的宣讲会,我只赶上最后的笔试。填了一张很像语基一类的卷子,不想就那么匆匆来匆匆去,又拉着收卷子的人(是峰哥呵)问上面的题。几天后收到名为胡成龙的主编的短信,当时感觉超~幸运的。
把“务实 高效 文化 规范”背了一遍,我就第一次来到了飞马广场。初入经纬,啥也不懂。冯敏表示还要好好向编辑们学习时,我大言不惭地插嘴:“既然能进来,就说明你很强,要有自信嘛。”得知暂时只能做见习学生记者时,有点小郁闷,我又随口问一个男生:“你写过很多新闻吗?写新闻的频率是多少?”师父被我问得哭笑不得,郝羽在一旁大呼受不了。

  对自己最初“无知者无耻”的印象太深刻了。正是这样几乎一片空白的我,在各位编辑的帮助下,开始接触新闻,一点点成长。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一些听着平淡的话,会让我很震动。比如师父说的“那时只要是新闻,都愿意去跑的”“除了去网站,想不出还能干什么”,薛健提出的“要拼一点”。基本上现在的每个编辑都编过我的稿,想到这一点,潜意识里就对他们亲近起来。经纬的人很好,拓肯团队很好,我都是极喜爱的。

  有很多个晚上,从行政楼或者新浪潮的灯光中出来,一脚踏入宁静的夜色,穿过西院到鉴湖一路的嘈杂市声,走到南湖橘色的路灯下,我们轻声谈着新闻的事,经纬的事。某些情结在慢慢滋长,直到枝繁叶茂,郁郁葱葱。

  成长,友情,奋斗,真是热血的字眼了。当我最初懵懂着走进那个办公室时,哪里想到会有这些酸甜苦辣,妙不可言的事等着我呢?

Leave a Reply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