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在经纬的高度上

标准
赞 (0)

  运动会专题做得昏天暗地。胥怀雨和我头一次负责专题,李云廷一人担起技术和美工所有活计,计划只是草草,过程问题不断,结果差强人意。

  收获太多。与技术部的沟通要做好,页面应事先调试,字体、颜色、框架、列表形式……负责人之间应达成共识。内容要撑起栏目,上线时间紧张,尽快挂满东西很关键,我们为出新放置了视频播放器,却迟迟拿不出视频,幸运遇到DV协会的人救急。任务要分配好,避免关键时刻抓不到人手。

  比写深度、人物更加投入,除此之外什么也不想,梦里也在考虑运动会的事。强极则辱,到第二天晚上,三个摄影记者和我一起赶工添图,我指挥工作一般,不断嘟念着要这样、要那样,有些语无伦次起来。突然电话响,霍晓倩和王天文路过网站,让我们在窗口挥手致意,有些戏剧性的插曲。我精神更加亢奋,无视万成肚子饿的声明,和胥怀雨吵闹缩略图的问题,被赵志超称为“暴力小迪”。

  四人一起吃九点钟的晚饭,一顿美餐。很喜欢向他们请教摄影的事情,我最自豪的新闻是去年运动会的一篇组图,摄影刘迪。席间赵志超说的“理工表情是摄影记者不懈的追求”不知为何特别特别触动我,大概因为我相信这不是一般的套话,他们确实是这样想,这样不断追求着。

  郝羽引用过一段话,我记不清了,但每次都会联想到《荆棘鸟》中“最美好的东西只能用深痛巨创来换取”。采访的痛苦、写稿的纠结、思路不清的懊恼,我们都经历过,并且还要再继续去经历。往往我们就硬着头皮去做了,虽然其间有种种遗憾,最后我们还是做出来了。

  唐桂东很早说过:“路很远,所幸我已经出发。”曾经的师妹李婧誉说:“坚持本身就是一种动力,乘风破浪是一种心情。”(更早的出处是胡茂峰了)小涵说:“大学生活更多的是几分坚持,但我绝对不悔加入这样一个集体。”潘爽说:“道路是曲折的,前途是光明的,未来的日子继续成长。”

  翻到很早以前的东西,孙海交说:“我们之所以能来这里,因为我们有种期待,这是我们向往的地方。我们都是通过新闻认识了新闻经纬,对其工作团队产生感觉,最后通过努力成功地加入了这个团队。如果在加入之后这个感觉变了,它也就不是原来的新闻经纬了。责任这个词,要渗入到每一个编辑的心中,绝对不能麻木和惰怠。这个精神气很重要的,即使什么都没有了,这个精神必须留下来。”

   郝羽说:“如果你爱他/她,请他/她来经纬。”

  我不习惯写日志,写心得,借用他们的话说出我的感受了,因为我总是从战友和前辈的身上汲取力量。新闻人之间的共鸣总是那样多。最感动峰哥说的“你是最乐观的一个”。

  文题好像不符了,关于“站在经纬的高度”,其实经纬人都明白的吧,只是做为对自己的提醒了,这是今后要一直注意的。

Leave a Reply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