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经纬的那些事儿

标准
赞 (0)

  “如果你爱他/她,请他/她来经纬。”
   ——写在前面

  这句话是郝羽说的。第一次看有点诧异,以后越来越觉得,说得真好。

  今天,不,是昨天,我去参加了经纬的新年联欢,大家自己包饺子吃,新年过的其乐融融。吃完饺子以后,晓蛋说,和经纬在一起,很快乐!虽然我嗤笑他说得肉麻,但其实我心里也是这么想的。

  现在算是已经退了吧。仔细数数,竟已经在经纬度过了近两年的时间。零八年三月,期待已久的新闻经纬招新如期而至,因为蓄谋已久,我几乎没有什么悬念地进了经纬。招新虽然有两轮面试,但最让人畏惧的是后面的层层筛选和淘汰,所幸,我坚持了下来,成为被经纬眷顾的幸运儿。

  在经纬,那是一种数年如一日的状态。一开电脑,首先打开新闻网,看每篇先发布的新闻;打开后台,查看投稿箱,为好的来稿而眼前一亮;发现投稿里缺少和模糊的信息,打电话回访通讯员,补充,再编辑,每篇稿件熔铸的都是汗水和心血。我会为了寻找一点新闻线索而处处留心,会为了编辑一篇新闻而废寝忘食,会为了赶一篇稿子翘一整天课,会反复研究一篇深度,几次,乃至数十次,字斟句酌,让每个词都用得最恰到好处。

  在这里,我学会了务实、高效地工作。总有人叫我经纬高编,我也懒得解释,其实新闻经纬是没有高编的,只有责任编辑,你越高级,不表示你拥有更大的权力,而是你承担更大的责任。从开始的写稿到编稿,再到审稿、发稿,自己的名字在稿件里出现的次数越来越少,承担的责任却越来越重。都说新闻工作者是“为他人作嫁”的职业,一点都不假。虽然自己只是学生记者,是记者中最不入流的一种,但仍是感触颇深。如看李大同的《冰点故事》时,总能从职业编辑的是叙述中看到似曾相识的生活状态。

  经纬激发了我对新闻的热情,在我心里种下了一个梦想。此中甘苦,虽不能言说,但在自己心里沉淀得清晰,像酒,历久弥醇,必定是大学生涯里最清远的一缕芳香。

  还有很多回忆,不能细数。纵然百般不舍,09年12月,我和郝主编还是一起退出了经纬。一来我们都是大三的人,需要为自己的选择做些准备,更何况08级羽翼已经丰满,是我们把舞台让出来、让他们实现理想的时候了。

  昨晚也见到了很多前辈,他们各自为目标而奋斗着。最激动的是见到我很佩服的意大利,看得出来她的路有点坎坷,但她是敢于在梦想的道路上依然前行的勇士。

  至今,我可以毫不谦虚地说,新闻经纬是理工大校园新闻的翘楚。虽然并不现实,但我执着地认为,在校园里,也应该做真正高质量的新闻。这也是我不愿意放弃新闻学双学位的原因,我只是想延续一个梦,也许渺远,明知道没有结果,但我想梦做得长一点。

  说罢了。希望刘迪、潘爽、唐桂东、蹇涵霖顶住压力,不要害怕困难,相信你们会做得更出色。没有什么困难是不可逾越的,大稿是瓶颈,写起来是比较难,但顿悟也往往是水到渠成。不要急躁,不要急于求成,敢于承担起责任,每一篇新闻发出来都要无愧于心。我们做过新闻、待过经纬的人,都要相信我们和别人不一样,我们要坚信文字加上思想的深度。

Leave a Reply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