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辑心声——BY叶荔

标准
赞 (1)

  这篇编辑心声早该写了。转正之后心潮澎湃,想动笔却怕成了抒情喊口号派;内部“批稿会”之后感想万千,想动笔却又怕成了引用派。昨日世博志愿者的采访结束后,强烈地觉得“我正有写一点东西的必要了”。

  去采访NBA教练时很是激动的。查找之前的采访记录,发现霍里最有人气,于是对他展开“重点进攻”,还查找了提问时可能会用的英文单词,同时将其他人的资料交给潘爽去查找,很是放心。自认为准备充分,一边还想着,实在不行了潘爽还可以救场呢。

  孰料情况有变,霍里家中有事没来武汉,采访对象改为戴夫 科文斯。潘爽也有言:“你该锻炼采访能力,学会独自应对。”可见新闻现场如战场,瞬息有变,并且别指望一定会有人来救你。

  于是神经仿佛突然抽了一下,紧张感接踵而至。采访时戴夫自己说着,我自顾自低头写着划着,满脑子想的是:“不能停顿,不能冷场,快点把问题问完了就好。”问题倒是一倾而泄了,可一会儿东一会儿西,每个顺序也没个思路。

  到了动笔写文章的环节时,采访中的缺陷便会放大,严重阻碍行文。貌似小标题可以列出个一二三,但仔细一推敲总感觉内容重复了或者逻辑链中掉了一环。想再去采访是不可能了,那就进行技术处理,扩大每个小标题的包容性。最后文章是磨出来了,中间的纠结无法言说,时效的问题也让我五味杂陈。

  进日开始了第二次人物采写过程。采访的对象是世博会志愿者,他们是因为世博会这一盛事而引起了我们的关注,那么这一具体事件的时间顺序便是最好的线索。从选拔,到培训,再到志愿服务,以及参与前后的的心理状态和学校生活,基本上就涵括了读者想要知道的问题。我将问题打印了出来让受访者提前熟悉,采访时便不用去想着怎样把问题问出来,而是努力去想,他的话中有什么信息可以提炼,可以深挖,这样慢慢地便可以理出着重点在哪里。顺着这个思路,可以查漏补缺一下,看有什么写作中要用到的信息没有问到,这时会发现,我知道自己想要什么样的答案。有时受访者不太懂问题的意图,便会泛泛而谈,可以变换问问题的方式,“引导”他们说出实在、有用的回答;有时实际情况会与自己的设想不符,这就更好了,说明他们与平常人一般的印象不同,那不就是个性所在了嘛。

  对三位志愿者进行了两次采访,都很愉快,和采访NBA教练时的感觉很不一样。为什么呢?我从东哥对南湖食堂稿子的意见中找到了答案。本来在我看来没有什么切入点的问题隐含着很多思考点。每一个现象背后都有本质,每一个问题背后都有解决办法。作为一个编辑一定要比记者想得更多,不仅挖掘事件的,更启发思考,引发改变。

  “人是有思想的芦苇”。那么,即使我只是一片叶子,也要做一片有思想的叶子。

                                                        11月10日

Leave a Reply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