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ken发展篇(二)by 未来

标准
赞 (0)

每一段时间内,互联网行业内都会有一股流行风,在12年的下半年到13年4~5月之前,是微信公众平台。华中大的华小科凭借萌妹子播音节目和少量的线下活动取得了巨大的成功,在一个学期之内获得了1w+的粉丝量,当时还在官微小团队内时,通过一些资料接触到这一个“奇迹般”的小团队(他们从几个人迅速发展到20余人),我感觉非常鼓舞,似乎此刻我建一个公众账号,叫来几名播音的同学就也马上能够在理工大形成巨大的影响力一样。

从大二的上学期末,我便将自己在经纬的工作称之为“创业”,如同每一个创业者一样,对未来总是有着盲目的乐观。经纬微信创建之初,有我,王子欣和刘凯轩3名同学。在团队内部公开的时候,微信后台乐翻了天,因为我们在暗处,大家在明处,很多时候我们已经知道大家是谁了,而大家还是只能一脸诧异的被我们各种无节操回复或调戏。

原计划在寒假结束的时候将微信的运营走上正轨,然后借机推广出去,但王子欣在寒假快结束的时候突然提出要退经纬,刘凯轩在大二下也要上辅修。更严重的是,经过一个寒假的实验,我们仍然没有形成一个相对完整的运营方案抑或套路,许多活动都是临时头脑风暴,想到啥就做啥的。不知道大家是否还记得,祝福Boss学长结婚的节目,腊月二十九(12年没有腊月三十)年夜时回复文字回有下糖果雨一些效果的节目。这里爆料一下,考虑到北方的同学(王子欣和刘凯轩都是贝方人-。-)过年的习俗是在这一天晚上一家人是要吃年夜饭守岁的,所以那天的节目最后一段录音是由“思思姐”友情客串的。

开学之后,黄伟从自己班上拉了两名同学,高明学姐便是其中一位,在上学期很长一段时间内,都是学姐管理的微信后台。针对微信,做过一些推广,比如在经纬论坛的微博上发介绍、截图,比如通过“春暖花开”征文活动贴出去的海报…但收效甚微。粉丝量一直保持在160左右未曾大幅度改变过。

其实从春暖花开之后,我便已经默认了经纬微信这款产品的失败:团队没了,数据也没了。每个人在经纬可以有好几年,但真正能够发光发热的时间其实不多,我declare这次失败多少有些这方面的原因,当然还有另一个我们都充满信心的产品开始了计划,对,就是掌上理工大,我们在下一期里讲。

无论结果如何,我们尝试过了。这些创业者分别是

魏睐,王子欣,刘凯轩,高明

及提供了支持的靳乾乾,黄米思,黄伟等团队成员。

在经纬微信缓慢前行的时候,微信公众平台在社会上的热度已经经历了一个爆发式的关注度到逐渐平稳的状态变化的过程。

寒假快结束时,武大一名大三的计算机学生谢梦非(是个大神,虽然如此轻描淡写)推出的武大助手迅速走红,短期内便收获了超过1w的粉丝,甚至受到了许多科技媒体如爱范儿,36kr的关注。而据后续的报道,武大助手在经历一个爆炸式的增长之后也走到了活跃度降低的境况。

华小科也在开学一周之后与学校的一个技术团队联创团队合作开发出了华小科的开发版,提供类似武大助手但不限于武大助手的功能(如漂流瓶,聊天室)。从寒假的资料中,我看到了华科新媒体团队强烈的危机意识和运营思路,一方面对播音带来的热度的反思和华小科形象品牌的规划。或许可以说这是一个产品运营团队到了什么样的时候就自然想到该做什么事,但这些思路和经历都能够转化成我们自己宝贵的经验—转型和运营。

与此同时,腾讯官方的微信团队也对微信公众平台的运营政策进行了较大的调整,推出了服务号和推送号等等。

在官微小组工作过一段时间,应该是第一次接触到一个影响力如此大的“媒体”,寒假期间又受到一个叫做柴静的记者的一本叫做《看见》的畅销书的影响。还通过一个独家的对华科大新媒体团队的了解渠道。自身对渠道和运营渐渐有了一些自己的认识。带着那些想法,在网站的第一次全会上提出了“平台”,现在回想起来,那次所描述的称之为平台并不准确(后来曹颖和黄伟在全会上所阐述的才更加确切)。我所希望建立的,只是面向团队内部,或是针对经纬网的一个入口和渠道。

一个最理想的情况是这样的:

一个华小科那样的微信,一个官方微博那样的新浪微博和一个加了理工大众多学子好友的人人账号。我们通过这些账号发送出去的内容,无论是网站的新闻推荐或活动宣传,都可以通过这些账号非常便捷的直达我们的目标用户。我们就可以摆脱社团老三样:海报横幅摆帐篷的宿命。

啪!拍醒我们继续。

嗯…第一话就说这么多吧,新媒体渠道篇。

第二话 从掌上理工大说开去 第二话 隐约可见的平台和运营。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

One Comment

Leave a Reply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