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念站长黄伟君

标准
赞 (0)

黄伟站长大人即日便乘车南下,作为曾经亲密的战友因为某比赛不能到汉口车站,站在月台,上演一出夕阳西下,英雄惜英雄挥手告别的离别戏码。因为甚是遗憾,以至于我觉得我不得不写点什么了。

作为一只2011年10月中旬就进入的老脸,有幸见证了许许多多在经纬这方舞台上发光发热的历史。黄伟站长君进入经纬应该是2011年下半年,保研成功的他在前任站长程杰的引荐下进入经纬的技术部,成为了一名光荣的程序员,为初代皮壳网贡献出了不少脑细胞,一度在初代皮壳的前端代码里出现“程序员真苦逼啊”的真·高端吐槽。

直到2012年9月,黄伟君一直作为技术部一名低调的为皮壳、改版及各种专题在夜里奉献代码的程序猿,此段当为彼时与其并肩作战的技术部七代目谦爷对其中酸甜苦辣最为了解。

当时积弊众多,士气低落的时候,改变或许就是从黄伟君的亮相开始。

去年9月,黄伟君才慢慢走进大家的视野,第一次全会(还是第二次全会,忘了)便为网站带来了信管10级某班十来号人走进了经纬技术部的各个岗位。学生与经纬,本身是一个双向选择的过程,最后一名离开的同学没记错的话应该是美女wml学姐。

也是那次全会,让人听到一个颇为振奋的消息:经纬要做产品了,经纬要分大的内容部了。这是鄙人在人力资源部时时常听到曹颖大大提到的提案。新路线的提出,除了曹颖这种推动外,私以为,必然还是有一个能够主导团队走向的人推动的。黄伟大人进入技术部不过程杰大大的一个引子,结果自然是希望黄伟能够接任经纬的站长的,此处便不多言。

说来那个冬天网站发生了许多见微知著的变化,也有了闻名遐迩的1·14会议,非常遗憾,鄙人当时远在千里之外,对如此重要事后无数成员如此激动的七小时骨干会议,竟无从知晓。据邹彦良大师兄回忆,此次会议不同于以往打鸡血的感觉,而是令人有一种梦想即将实现,尽管放手大干的振奋。很遗憾,我只能带着激动的心情简单几语而过。

经过为经纬写了一年代码的沉淀期,2013应该是站长大人大放光芒的时间。新学期伊始,经纬有了新的管理规范,有了新的路线,更重要的是因也有了新的目标而逐渐强大起来的拓垦团队。

如他在今年寒假天天向上群邮里的那篇《致经纬全体同事的一封信》所说,团队内在这一年确实开始崛起,很多很多我们在全会在头脑风暴会议中呼唤过的许多事情,在这一年都渐渐生根开花:

呼声已久的网站数据监测从3月3日上线了

新的规范出炉了

把握网站各项事务的总监-负责人制度出炉了

比如集体活动的人数也在本月23日达到了本人进入经纬以来新人参与率、总体参与人数历史最高记录;

比如许许多多说不尽的聚餐、生日蛋糕等等…成员之间的羁绊也逐渐加深着。

在本学期,有了一件新的事情正在加紧进行着,便是全会上讲到的“知识管理”,在很久以前人力的一次部门会议中,我曾经提出过做活动和经验的总结,形成文档(其他部门绝壁也这样想过)。所以你看,知识管理中,关于文档和培训的逐渐落实,只是站长大人将许多原来成员默默想着的好的idea推向实现的案例之一。

而自觉比较幸运的,应该是黄伟君懂管理的同时,也是一名懂互联网的站长,以校园媒体自居的经纬并不会有许多问题,但以校园门户网站自居的经纬却无法忽视互联网方向,关于产品、运营和平台的战略,却如此不可或缺。在一切渐渐走上正轨的时候,黄伟君却突然要离开,真真是倍感忧伤。在一切开始好转,有那么多想要实现的事情的时候,却接连之间少了如此重要的两个人(另一个人是曹颖啦= =),真真是倍感忧伤。曾经在心中计划过无数次的远景,此时却突然不知道该从何说起了(默默画二十个圈圈)。

黄伟大神的经纬之路似乎与皮壳相伴相生,从初代到二次改版。鄙人至今记得Windows8正式版初现江湖之时,霍大师抱着自己装着Windows8的笔记本为大家展示新皮壳的设计时的惊艳场景,当然惊艳不是全新的Windows8,而是新皮壳清新、全新的设计。

或许是技术部的大神们为全新皮壳所打动,我还记得十一假期从某地夜晚归来突访行政楼时谦爷和伟哥仍专注写代码的场景,谦爷非常欢迎的将他们晚饭没来得及喝的一杯奶茶递给了我,继而是寒假里看到技术部群邮里的《关于经纬皮壳网概要设计的课程设计报告》,在那个记忆渐远的冬天,还是有那么一群人默默的在电脑前耕耘着、编码着许多人对一个全新产品的愿景。

当然还有今年暑假黄伟君和程柳峰兄在网站继续为皮壳编码着….

而皮壳的故事似乎还未完待续;

也希望我们和站长大人的羁绊还未完待续……

后记:

昨天,为欧洲某知名球队呕心沥血的足球人物加利亚尼,宣布辞职离开,我的社交网站时间轴一度被刷屏。一朋友评论说“你陪ta走过风雨,最后还是得离开,因为无论爱的多深,ta终究不属于你;大概都是这样的吧,为自己深爱的付出时光和心血,伴ta辉煌失意与成长,最后忽然有一天不得已的离开,只希望到时有人能送送自己。

这应当也是许多拓垦人的真实写照。经纬并不属于我们,我们终究是过客,是行政楼里一砖一瓦的过客,是那扇古老的木门吱呀吱呀声中的过客,是楼下值班大爷眼里踏着急促的步伐的过客。正如每过一些时日,值班大爷眼前便会有一群年轻的陌生脸庞微笑着走过,理工大师生眼里的校园新闻末会蹦出略显陌生的署名,轰鸣的鉴主19楼机房某个机柜里服务器的内存里便会运行着一段有着新的缩进风格的新代码…

只是希望离开时,能留下点什么。

One Comment

Leave a Reply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