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造属于我们的时代—献给我挚爱的经纬和拓垦诸君BY丹如

标准
赞 (0)

如果不是最近的一些事情,也许我永远不会知道经纬在我心中的地位,光是想到我会离开经纬,离开那些在经纬认识的筒子们,我就已经泪如雨下了。也许在去年这个时候,我说我要退经纬,大可想离开足球协会滑板协会那样潇洒的拍拍屁股就走人了。但在今年经历了诸多事情,经纬于我已经不仅仅是一个社团那样简单,在这里有我最好的朋友,最尊重的学长和学姐,也有我很喜欢的男生(不是那种喜欢)和很可爱的学弟,我们共同的经历即使毕业十几年后恐怕我都难以忘记。

在我的设想中,我应该是会在网站赖到毕业那种,如果不幸读研了,就再赖三年,随便在哪个部门打杂都好,甚至我都想好了要是后辈学弟学妹给我做拓垦人物我该怎么讲述我的经历,传授做新闻的经验。为了到时候能有多的吹牛资本,每次我做新闻做不下去了都会激励自己“姑娘你是要成为传奇的女人啊!怎么能放弃?”,就这样看着自己从开始采访驾校教练都吓得结巴,听了半个小时武汉话一句没听懂的胆小姑娘,成长为面对任何校领导都能面不改色心不跳,可以用武汉话和的哥侃大山的女汉子。

经纬教给我的不仅仅是新闻方面的技巧,更多的性格上的磨练.马虎、拖沓、想得多做得少、没有忍耐力……放眼经纬,我找不出缺点比我多的拓垦人,可是我没有放弃治疗!从特约通讯员到责任编辑,这中间经历的事总让我有种我在这里已经呆了很久的错觉,其实也不过才一年半不到。因为拖稿被刘星辰学长骂的狗血淋头,被婷婷姐拉着讨论专题讨论到半夜。晚上三点镊子姐还截图帮我一点一点的改标点符号和格式错误。第一次被凯旋姐夸奖稿子写得好,都不怎么需要修改了。我还记得那篇稿子是升升拆迁,明年开学就要写升升的灾后重建了,而曾经带过我的人现在也大多离开了经纬,而我也从被骂的变成了有徒弟的女人(得意脸),而且我徒弟还很帅,有酒窝超级萌,还会跳街舞!!(跑题了貌似==)有了新人之后更加觉得责任重大,不能随意松懈,每每拖稿或者不想工作了都感到后被一阵发寒,怕被学弟戳脊梁骨。但是天生马虎的性格导致我到现在还是会犯一些低级错误,诸如错字和格式。但是已经比我之前不知道好多少了,现在我在贴吧发帖都忍不住改格式(职业病司马==)。

但也许我的性格并不适合新闻吧,不够严谨,过于跳脱,节操和道德伦理在我眼中分文不值,为了经纬的点击率,我不在乎学校哪个部门被伤害,自己不办事还指望我写新闻帮你协调师生关系,做梦去吧!姑奶奶又不是五毛党。能支持我做下去的既不是老师们或者同事对我的夸奖,也不是写新闻带给我的成就感。是在微博上私信我,感谢我帮他们协调升升修好因为漏水而脱落的墙皮。还有被盗学生宿舍的学生言辞恳切的感谢。我总是在想,我们学校总各种吐槽,妹子少且丑,设施旧且懒,后勤部门各种不给力。可是很少有学生能主动为改变这样的学校去做点什么。在这个学校庸庸碌碌待上四年,然后滚蛋,谁也不记得你来过,你也只记得这个糟糕的学校。

我不要这样,我不想带着遗憾离开这个学校,也不想自己的学校一直被吐槽,从未被超越。我想通过自己的力量,借着网宣办强大的舆论势力,哪怕只能改动一点点,我都觉得四年没白待。今年被盗见面会开完之后,后勤部门承诺给西苑狮城安装停车的地方还有在教学楼安装打热水的地方,我知道消息后开心死了。我已经通过自己的努力改变了一些东西不是么?鉴湖施工影响学生休息,后来我和二师兄采访完没几天就有效果了,回访完举报的学生我开心的大半夜没睡着。虽然都都是小事,但我想说,他们对我而言,意义无比重大!我对新闻的热情其实早在一些琐碎的小事上和成绩机会惨不忍睹下磨灭,是这些小事把我的兴趣变成了热爱和责任。

但不得不说,其实我能够改变的还是十分有限,就拿最近的校园网新闻来说,前期联合运营收集问题意见,后期采访相关部门,上至校长办公室,下至基建处网路中心,电话,面谈一路追问。皮球踢得飞起,被各种专业术语的理由唬得昏头转向。最后追问了半天。居然告诉我,只能寄希望于校方。再问校方,校办说网络中心根本没有提交这种申请。打电话回访网络中心居然告诉我,他们现在只是在呼吁校方去做,但不想主动提出这件事!你他么自己都不提交申请,光在自己心里呼吁有毛线用!你难道以为校方会和你心有灵犀一点通么?还不是怕触犯其他部门的利益,自己官位不保么?希望从舆论下手,以新闻的形式呼吁肃清网络环境!在其位不谋其政,指望其他部门帮你们解决办事不利,把学生记者当枪使,你怎么不替我来考试?你工资怎么不打在网宣办的卡上!真当我是逗比请来的猴子么?校园网就算了,食堂价格这桩无头公案也是想让学生记者出头找校领导闹事来补贴食堂,哭穷比谁都在行,说到降价就就恨不得说自己年亏100亿,完全是以慈善心态经营食堂。真要是亏成那样,你们是磕了药才会抢着做食堂经理这个位子么?就算我们帮你们要到补贴,能补在学生菜里的能剩几毛?想到这些窝火的事情,我真想报复社会!!炸死这群把姑奶奶当脑残的逗比们。

后勤部门不给力,写出稿子学生不满意就骂记者是水君,粉饰太平。上级也反过来劈头盖脸的问你怎么不追问不回访,稿子拖了这么久!一周跑四趟保卫处,不是扑空就是在开会。蹲在后勤处半天等他们家开会结束,好不容易开完了,居然告诉我他们下班了,明天再来.第二天翘了课来了又扑空,明明是工作时间连半个人都没有。一直在他们门口等到六点,也没回来一个人。二师兄在鉴湖冒着寒风发几百张调查问卷,在微博上呼吁同学们帮忙,没半个人回应。吐槽的时候一个比一个牙尖嘴利,落实到行动,一个个耳聋眼瞎的。到底是谁住鉴湖?谁的利益受到侵害了?我们这么苦逼的忙是能有半个学分加,还是能登上感动中国十佳人物?我倒是不想拖稿子,也得这领导爷爷们给面子才行。

人人都说我是女汉子,我自己也觉得自己无坚不摧。从小到大,哭过的次数两只手都数的过来。可是,在经纬,因为新闻的事情我都不知道自己哭过多少次。大一的时候,一边做毕业季专题,一边拍毕业微电影,同时还在和茶话参加大广赛拍摄广告,忙到每天回寝室都是十一点,倒头就睡累得居然打呼噜。有一次十点多了,因为把钱都拿去买道具和请演员吃饭,车都打不起从未来城走回来,边走边哭。连路上的黑人看到我都问我是不是还好?失恋第二天就接到采访任务,一边哭一边写稿子,哭傻了不小心把稿子全删了,又重头写起。大学前没怎么用过电脑,打字奇慢无比,写一篇稿子要用四个小时,最后还是被编辑改的面目全非,师父她们也很耐心,在最开始的时候不管我出多少错,就在网上截图一点一点的给我看,陪着我改。等我改完,只剩下西苑飞马广场的灯还在等着我了。我很羡慕那些娇弱的女生,随便撒个娇就有一大帮男生抢着送她回寝室。而我在西苑待晚了,回去的路上宁可给自己唱好汉歌壮胆,也不想和别人说其实我怕黑怕鬼怕黑人怕到死谁能送我回去啊魂淡!

女汉子注孤生我也就认了,工作上女汉子也是活该被误解,活该被嘲讽打击的存在。反正你是逗比,言辞激烈冷嘲热讽甚至怀疑你职业道德和人品也不会介意。反正你是逗比,黑你逗你把你当说相声的你也不会介意。我就是想知道是不是爱笑爱闹没节操就代表办事不牢靠?是不是爱在群里水爱好多就代表做事不上心?是不是不说自己有多委屈不会撒娇不会卖萌就不能被人当女生看?生着病哑着嗓子去采访团委副书记赶完迎新晚会的稿子,老师一句影响不好就禁了,我忍着泪和师父说没事只要不是开除我,禁篇稿子算什么。谁被禁都是好事说明触到学校底线了。招新方式惹争议的稿子找了四个编辑改,每个人的意见都不一样,拖到最后,都满意了,时效过了发布不到半天又禁了,反过头还是怪我不给力。在上得罪校领导,在下被内容总监存偏见,写出的稿子学生看都不认真看各种吐槽,考出的成绩我都不敢给父母说,我不知道我每天在忙些什么?我将来又不从事新闻行业,在现实面前,我根本不知道热爱能走远,我一个学法语的新闻写得再好既不能留校保研,也不能在简历上加分,我图什么?

就算是这样了,我也舍不得走。死皮赖脸的呆在经纬苟延残喘,习惯了每天早上打开拓垦群黑黑学长学弟,习惯了一听别人吐槽就想写新闻,别的姑娘在想和男朋友约会穿什么,我每天惦记的都是鉴湖的厕所坏了,南湖的洗澡水不热。成天嚷嚷着做精致女人,结果大多数时候都是披头散发的晚上熬夜前写稿子,白天在课堂上睡得昏天黑地,一说到新闻就眉飞色舞唾液横飞,一采访脑子就飞速运转进入战斗模式,得不到自己想要的结果,就恨不得拿出泼妇骂街的架势问候肇事者的祖宗十八代。被一个男生说,就你这样,还想谈恋爱……不逗还朋。不谈拉倒,我也看不上那些成天死宅,一无所成的男生。

在经纬待着比谈无趣的恋爱有意思多了。给筒子们的过生日的全会、黄伟刘谦瑞未来这些大佬们还有我的同事们和小学弟亲自给我过生日、秋游时的真人cs、抢肉串大作战,沙滩排球,小圆刨坑……站长的离去,一起唱歌回来集体演戏骗没去的人去通宵,站长寄来的吃的,最搞笑不着调的经纬元旦晚会,站长的信,被黑出一个未来的乾乾解姐,妈妈再打我一次经纬版!跨年暴走,酒店的通宵国王游戏,最盛大的年会趴体……不知不觉居然有这么多的回忆。其实我不在乎那点分数,也不在乎有没有男生会喜欢忙到死嘴巴又毒又没节操的我,有新闻,有经纬,有这些拓垦人已经是我最大的幸福和满足了。

从另一个角度想,别的姑娘只有一个男朋友,可是我有一群患难与共的死党啊!老是损我泼冷水的乾乾姐,其实我和她走过的路很像,我知道她是爱我的,只是她有些别扭不说而已。和我最合拍,我呆在经纬最大的动力二师兄,我嫡亲的师弟大熊,帮我修电脑还会把方法写成文档放在桌面上的浩浩,会听我唠叨诉苦帮我转型的田大师,会在我生病的时候找段子逗我笑的小林子,我失散多年的好哥哥刘谦瑞成天帮我张罗着在经纬找男朋友,会早上六点半起床打电话叫我起床买票的徒弟,帮我作弊抢圣诞礼物的小圆,从未打对我名字的董小满,还有女神林姐姐、小唯、王灵杰、政政姐……不知不觉在除新闻外认识这么多拓垦人,然后成为能一起玩耍的朋友,世界上没有比这个更幸福的事了,还记得跨年那一刻,我们集体奔向长江大桥,虽然没有赶到,但因为有一群志同道合的朋友在身边,即使是在最寻常的街道,跨年都变得有意义了。这一年,我们在一起,下一年,我希望还有你们在身边。所以即使遇到再多的困难,我也不会中途离开。

最初的拓垦人创造了经纬,一代一代的前辈们传承着拓垦精神,而我所期待的是,在我们这一代,可以让经纬迎来一个新的高峰,做理工最无可替代的网站。现在我们有了掌上理工大,有了皮壳,有了源源不断的新鲜血液,最重要的是我们有了深厚团队感情,依靠热爱与对彼此的依赖,在未来,我们可以走的更远。

内容方面,对外与其他高校沟通交流共同举办活动,对内与学校各部门各社团其他媒体建立长期联系,丰富我们的受众群体,只有把学生真正变成内容主体,他们才会关注我们的创作。延伸深度方面,我一直没有头绪,明年去武大蹭新闻的辅修课,希望能够有所建树吧。慢慢来,我们的时代才刚刚开始呢。

 

5 Comments

  1. 我也是觉得- -我们的时代才刚刚开始呢。权威新闻门户网站技术团队,理工大互联网的翘楚等等….

Leave a Reply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