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不止步,思考不止步——BY叶荔

标准
赞 (1)

回想刚接触编稿时的那段时间。错误很多,改正也快,因此常有小进步。看着自己的文字从编辑不理不睬到被采用两三句再到完整发布全篇,心中十分宽慰,也常常迸发激情。

最难熬的是瓶颈期。不大记得从什么时候开始了,反正看到文章似乎会编,又似乎编出来的不是个东西;似乎总在编稿子,又似乎没什么工作量。其实我不适合中规中矩的写作,散文随笔什么的从来如风如雾天马行空。但内心不允许自己向文字问题屈服,于是逼迫自己想结构导语想标题。曾以为沿袭经纬传统与创新是矛盾的事情,但是后来发现,模仿才是创新的第一步。

即使走过瓶颈期,还有低迷期在虎视眈眈。一整个星期不碰稿子这种吓人的事情我也干过。心中的天平定然不会平衡,取与舍才能有此产生。但更重要的问题在于,天平上的砝码是别人所加还是自己所加呢?

说起新闻,确实是个累人的行当。刚开始拼的是激情,看谁的火烧得旺。小部分的人可以一直给自己添加柴火,让火焰持久旺盛。大部分人的燃料是不可再生资源 ,烧得旺灭得也快。那么不如在添加砝码时将激情剥去,看两者剩下的重量还有多少。

我对于新闻有一种归属感,因此柴火的储备还是不少的,但慢慢的火还是会被风吹散一些。可是这时有一种叫做“责任感”的东西加了进来,给火堆加了一层保护罩。

当我还在校报打酱油时,我的“启蒙”师傅向我介绍了郝羽,从此“郝羽”和“经纬网主编”成为了我心中的传说。于是我有了当主编的目标,自顾自地想象自己“激昂文字,指点江山”的场景,因为这代表着一种肯定,一种荣誉。

某一天,我真的听到了我的名字和“主编”联系在一起,尽管前面还有一个“准”字。出乎我意料之外的是,那一刻我没有一点兴奋之情。自从转正后慢慢体会到“责任”这个东西挺沉的,有人不愿背,可一旦背上了也轻易卸不下来,也体会到主编承受的东西比其他人更多而且倾述的机会更少。

盘点一下我们这届的发展轨迹,被老编们评价为“丢失了一些好的传统”。付出不够多吗?我以自身度整体,在经纬能留到最后的绝对不是尸位素餐之类。或是付出的方法不到位?比如我们互评稿子是近两个月才开始的,比如我们大二内部第一次聚餐是今年下第一场雪时才有的,比如我们不会与其他媒体或学院记者团积极交流,比如我们还没能well-organize我们的学习生活……

但是看到各位编辑的编辑心声,以上很多问题都涉及到了。这说明大家不是看不清自己的人,这说明大家都很有上升空间。不要妄自菲薄。我始终记得,我跟小涵姐说怀疑自己的能力,小涵姐答曰:“当你做到我这个位子,你就知道自己有没有能力了。”虽然不是每个人都是主编,但我希望每个人在离开经纬时都能霸气地说出这句话。

上升空间尽管存在,但若不去填补,始终只是空。对我自身而言,深感输入不够,并且我可以断定这不是我单个人的问题。我们的新闻历程始于实践终于实践,并且所有的教学都是从经验得来。业务能力不用说,但高层次的稿件处理已不是技术问题、语言问题。比如深度,谁写谁纠结的东西。编辑在写作时会无意识地查阅很多相关资料,不然提升不了思想层次。

“书到用时方恨少”,那我们何不在平时有意识地加大输入作为储备呢?郭佳佳最近找了一些推荐给新闻学专业的书单,建议给大家分享一下。彭佳丽报了新闻的辅修,真的很佩服她用这么多的时间精力去研究新闻。我想她和我一定有一样的感受——把自己喜欢的事做到极致是一种幸福。

我们已经达成共识,要改变交流不畅的局面。大二新近的两位编辑都很有实力,希望她们在本学期内掌握编辑稿件的定位、规范,这需要新老编辑一起努力。我们可喜地看到有一些活跃的特约通讯员崭露头角,也要多加关注、密切联系。

以上内容较散,那就不写总结词了。新闻不止步,思考不止步。

One Comment

Leave a Reply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