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ken发展篇(三)—–并驾齐驱

标准
赞 (2)

首先感谢廖志诚同学为内刊付出的心血。

此刻距离2013年1月份团队那次七小时改革的会议已经过去了近两年时间。团队第一次正式将产品作为一个重心,到4月份提出做理工大的内容平台,经历了许多不断的探索。团队一步步走过网络媒体、平台、产品的路,今天,将我此刻对团队发展方向的思考写在这里,供大家批判思考。

从我们发展的历程就可以看到,我们一直是一个内容为主,技术为辅的团队。
而自掌上理工大、选修客上线之后,技术团队开始走向前台,用产品和用户打交道,也就是很早时候提到的“做产品”。我们从未距2011年我的部长和时任的站长所说“经纬要做产品”的愿景如此接近。面向用户需求的新产品可以获取更多的用户。所以,在前几次全会我们一直强调的产品时,有的同学可能就有这样的困惑,是不是我们做产品了内容就要没落呢?这里要告诉大家:
不是!相反的,内容团队此刻正面临着新的机遇,体现在三点。

第一,更多的用户也意味着更广泛的渠道,内容有可能被更多的人看到;
第二,技术团队的发展能够给内容团队带来更鲜活的思路,如互联网快速迭代,面向用户需求等新鲜的思想;
第三,技术团队渐渐兴起带来的鲇鱼效应,其实技术从后台到前台很长一段历程里,内容并没有做出很多有效的改革,如果看到一直站在幕后的技术团队都兴起了,我们是不是更有动力做好“理工精品媒体”了呢?

新的拓垦应该是一只技术与内容齐头并进的团队。

这也是我此篇文章想说的:技术和内容应当就像两只紧密相连,又是暗中较劲的小团队,在必要的时候相互协作,但更多的时候是借助各自的优势:内容团队自行选择或借助技术团队打造合适的平台,输出高质量的内容,让自己的每一篇稿子成为理工人生活的一部分;技术团队以实际的需求为导向,产出可以让大家生活更方便更有趣的产品,以此获取用户和知名度,实现各自的价值。

一、内容团队

内容团队的发展之道除了和技术团队类似的头脑风暴产出的类似Token Times这类的产品idea外,最重要的拥有一个相对稳定,可持续发展的平台和内容运作模式。现在言必称新媒体,也有同学意识到我们的生存空间被新媒体所挤压,那么新媒体是些什么东西呢,先分享一下我的浅见。
定义一个媒体,可以从两个角度来看:渠道和媒体。
渠道是指受众获得媒体内容的方式,也包括媒体内容发布的主要平台。如今新媒体的平台有3个部分,微信,微博,客户端(今日头条,网易新闻等APP)。都是我们现在会花费大量时间的平台。而传统媒体的渠道是什么呢?报纸,网站,杂志,电视等等。
内容是媒体最本质的东西,他永不过时。校园微信大号发布在微信上的内容,在编辑标准上相比我们的网站内容有所放宽;内容的取材上,他们的取材更加广泛,校园有趣的,好玩的新闻旧闻活动,都是他们内容推送的来源。因为他们的内容是学生真正感兴趣的,所以通过恰当的渠道传播,都可以获得不小的阅读和传播量。

这么说来,是否觉得新媒体并不是什么高端虚无的词汇呢,它不过是现有资讯媒体的一种改良,因为出现了互联网这一人人都能发身的渠道,才有了自媒体,新媒体这一说。
拥抱新媒体是不可避免的趋势,但我们不同于校园已经成型的大号。Token的内容团队一直都很强大,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1)专业的编辑人员。新闻经纬同学们的水平自不必说,校园文化与时政的同学一开始的定位也是编辑,也具有相当丰富的内容编辑经验与理工其他社团的关系网。
2)摄影资源。从各大新媒体都会或名正言顺,或偷偷摸摸等方式获取我们摄影同学产出的图片就可以看出,摄影资源是我们一个非常独到的优势。
3)技术团队。技术团队一方面可以给大家带来不一样的内容运营思路(最直观的便是运营部的数据分析与每学期一次的用户调研),另一方面可以给大家建设更有利的内容渠道。经常和技术部打交道的同学,是否已经被程序猿强大的技能树所打动呢,哈哈。

理工不可一日无新闻,其实也可以说,理工不可一日无经纬,新闻在任何时代都是刚性的需求,所以新闻的同学“关注校园动态,打造新闻精品”的目标并不会因此发生改变,所以,请继续努力吧。
从自媒体这种去中心化的角度讲,校园文化是一个不折不扣的自媒体,因为除了校园文化团队为他倾注的感情和愿景,它并未背负太多官方的性质。当前来看,时政视窗也有自媒体的潜质。
由此可知,只要内容团队结合自身的优势,用心打磨自身的内容,我们便可以迅速在理工校媒中再一次占据有利的一席。
新的渠道马上就将建设成型,期待内容的同学们在下学期的新舞台上能够绽放自己的光彩。

二、技术团队

技术一直作为内容团队的后盾而出现,办公自动化后台,经纬论坛,经纬网全站包括校园内许多其他网站都有我们技术团队的杰作。可以毫不谦虚的讲,在全校范围内,拓垦的技术团队是有志于互联网技术和产品最好的地方,在这里你可以轻易找到在各个技术领域有所钻研的大神与之交流,也可以带着产品的idea很容易的组建起一支完整的项目小组。
技术团队的定位在我看来,目前有1)内容团队的后盾 2)产品导向的技术开发两个角色。第一个角色是我们一直以来所扮演的角色,就不多言。第二个,是我们一直期望做成的角色。

为什么我们要做产品?前辈们对此已经提过很多次,在当前的形势环境下,我认为依然是有必要,且可行的。除了为了经纬的发展这类原因,结合自身的经验,我想还有下列的原因:
1)趋势。互联网行业依然如日中天,大量的热钱流入这个行业,铺天盖地的媒体宣传着这个行业。世界首富、大陆首富中科技巨头创始人频繁出现,IT在当前甚至成为了科技的代名词。
2)空位。作为一个理工院校,我们有着良好的技术底蕴。当前有志于互联网技术与产品的同学却并没有一个很好的归宿,很多技术大牛就这样淹没在各类技术氛围寡淡的社团之中,没有一个与本校优秀的技术产品的人才相互交流、思维碰撞的平台。
3)实现自身价值。为自己的创意写代码、做设计,让自己的作品署上自己的名字,被广大用户所使用。这些对处于学生时代的我们,是一件多么有诱惑力的事情!

好在我们已经在路上。而要想真正达到这个目标,我们还有下面几件事情必须完成:
1)程序与设计团队充分的交流。最初,设计与程序组同属于一个部门,每次的技术交流均是双方一起。而设计与技术部门分开之后,双方交流日益减少,这对将来每一个产品需要双方一起头脑风暴一起策划执行一个产品的时候是非常不利的。
2)团队成员的产品技能与思想。产品经理并不一定是一个职位,它代表了一个产品开发运营中必不可少的几个要点:对产品需求、定位与运营计划缜密的规划。
3)更多让大家的思维相互碰撞的交流机会。所以新的一年我们会安排更多的活动鼓励大家相互交流,以期产出下一个改变校园或者冲出校园走向整个互联网市场的产品。

最后,向大家推荐《浪潮之巅》这本书,有句名言说,读史使人明智。这本书讲述了几十年来各大IT企业的兴衰史,也从中总结出了许多有用的规律。如企业的基因决定论、寻找新的增长点等等思维模式,也能让大家了解科技史、商业社会运作的模式之外,学习到思考问题的方式与逻辑。

2015,是我从计算机学院软件工程系毕业,也是从拓垦毕业的一年,我将完成掌上理工大2.0 的改版,为这个产品规划好我能做的一切。新的拓垦,新的产品,希望后来的人能够站在前人的肩膀上,走的更远!
by 未来
2015-01-05

Leave a Reply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