幕布90°

标准
赞 (9)

  跟两个懒家伙聊完已经是八点多,扁桃体本来有点发炎,聊完感觉嗓子口塞了把沙子。自己有多话唠也算是见识到了,回宿舍的路上有种终于退休的感觉。
  从正式成为新闻经纬的实习编辑算起已经有610天,记得在刚成为实习编辑的时候,主编潘昕姐姐就跟我们说了团队后台的博客,并希望我们这群新人能够写一篇自己的感想,在后台留下点什么。
  我一直没有动笔。
  这大概是我拖得最久的稿子了,610天,610天前我觉得没什么可以写的,610天后我发现自己想写的太多,以致于不知从何说起。
  前几天新闻经纬的官方QQ开通的时候,杨裕锦私聊问小新,怎么彭俊棋还没退,然后小新截图给我,我看到的时候也在想,我怎么还没退。按照往常的时间,我这个时候已经不在新闻经纬了,同样14级的伙伴们也都不在了。我觉得自己肯定是有点害怕,害怕离开了新闻经纬,自己会少一个待着舒服的地方,这种空巢老人般的恐惧应该大于我所说的不放心15级接手的担忧。
  你要问我最初为什么进入新闻经纬,我只能回答,我自己也不太清楚,莫名其妙进了新闻联合会,莫名其妙进了新闻经纬,莫名其妙成了实习编辑。我不是怀抱什么新闻理想进来的,也从没想过自己会在这里做到什么样的程度,只是,只是顺其自然。
  但是走到今天,如果之后我的人生有什么巨大的改变,那一定是新闻经纬的锅。
  刚刚又溜进Token博客偷窥以前大佬们写的文章,刘苹姐的《创造属于我们的时代—献给我挚爱的经纬和拓垦诸君》给我印象最深的一句是,“我将来又不从事新闻行业,在现实面前,我根本不知道热爱能走远,我一个学法语的新闻写得再好既不能留校保研,也不能在简历上加分,我图什么?”“讽刺”的是,毕业之后刘苹姐去了新京报。
  我也想过类似的问题,我一个土建搬砖的新闻写的再好也对我毕业之后的工作没有什么帮助,写在简历里大概HR注都不会注意到,我图什么?那些微不足道的奖励分?转正后不算多的工资?我图的是什么?
  如果我将来跟刘苹姐一样被自己打脸了,那一定是新闻经纬的锅,她让一个对新闻不感兴趣的家伙喜欢上了新闻。
  正如刘苹姐最怀念的是自己和妮子姐一起在物业蹲了一下午,帮同学解决宿舍问题,我最怀念的是自己刚进经纬时,为了采访升升食堂后厨的情况,自己溜进厨房结果被食堂经理抓到派出所。现在想起来都觉得好笑。最有成就感的时候大概是报道发出来之后,食堂在五一假期对后厨的设备进行了更新,当时觉得自己真的是在做“新闻”,在用新闻改变着世界,哪怕只有一点点。(虽然第二天在饮水吧看到卫生局对升升食堂的整改通知时才明白还是上级部门的命令有用。)
  校园记者们大概都或多或少有着一些想为学生做些什么的新闻理想吧,现实是比理想残酷,但如果自己都把理想放弃掉,那么结局只会有更坏的可能。回答上面的问题,我待在新闻经纬到底图的什么?成就感,当自己的采访、报道改变了一些事情,让这个校园变好了那么一点点,自身就会陷入极大地满足。这一点徐老师大概不会理解,他始终认为我们新闻经纬的编辑们用物质奖励就可以满足。
  自认为是个很差劲的主编,或许是新闻经纬史上最差,尤其是和华科记者团(对,我又提到了华科记者团,新闻经纬的编辑们大概都快听腻了)对比,我觉得自己完全失职,新闻经纬最重要的栏目《记者在线》在我手里变成校园生活2.0,同样是不让采访,他们会想办法借其他学院调研的名义去暗访,而我就只会抱怨、只会戴着已有的镣铐行走,完全不去思考这个镣铐是不是可以从中抽出身来。
  啰七八嗦讲了很多零碎没用的废话,我也不太想过多沉浸在过去当中,12级刘苹罗馥妮她们的辉煌已经过去、13级双昕主编的时代已经过去、我们14级的表演也落幕,剩下的是你们15级与16级,请你们在新闻经纬找到你们需要的,创造一个你们的时代,同时不要忘了新闻经纬是你们自己,是一群有着新闻精神的学生。
——致挚爱的新闻经纬

About cogitopjq

武汉理工大学搬砖预备军成员

One Comment

Leave a Reply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