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见拓垦,遇见你们

标准
赞 (7)

周四的时候,师傅发消息告诉我说,“思敏,近期你要补一篇博客”,“token博客”这个词才又一次跳了出来。记得刚成为实编开始值班的时候,大佬们告诉我们网站有博客,里面是前辈们留下的文字,就像是token史一样,那时候值班时能做的事比较少,便会去翻一翻以前的博客,看着那些文字,有时就会想怎么不早一点来武理呢?

来到token、来到新闻经纬已经快一年了,回想自己入学后参加秋招的时候,没有了解、也没有明确的动机,也许就是一颗想要尝试的心,却也从此遇到了一群对我影响很深的人。

我还记得第一次例会上,棋棋拿寝室被塞进传单这件事为例,告诉我们作为一个记者,对身边小事的关注与思考应该有更深的层次,棋棋说:“回到寝室发现被塞进了小传单,可能一般人只会吐槽几句,但是一个记者所该想的却是这些小传单的源头是什么,抑或是一些兼职会有发出一定数目传单的要求……”那时我突然觉得记者真是一个酷酷的职业,原来很多小事可以这样挖掘。而改变我写新闻的惯性思维的却是师傅的一句话:“我想做有趣的新闻,就是会有人想要看的那种。”那时我想,或许这才是作为一个记者最需要做的事,能够吸引别人来看你做的新闻,才能让大家看到你所想要反映的现象、你所想要解决的问题。

有的人可能会问:“你们新闻的就是成天地写稿子,是不是很累?”但我觉得做新闻也不仅仅是写稿子,每一篇新闻都是有你自己的“感情”在里面的。而这也恰恰是我一直坚持当天完成所跑新闻点的新闻稿的原因,我总觉得不论是什么类型的新闻,活动也好,比赛也好,采访也好,亲身经历过之后总是会有一种感受的,这种感受会帮助你找到这一篇新闻的亮点,从亮点着手总好过单纯地对过程平铺直叙。这学期和佩佩去余区写话剧《你好,打劫》,当时就感觉这名字就很吸睛啊,看完之后感触很深,感觉心里被拨动,却又想不出是什么。于是我卡文了,坐在床上对着电脑,想着最能引起我共鸣的,是哪一个情节。最后,终于在凌晨三点把稿子写完了,睡下的时候是轻松的、满足的。我想,一篇好的新闻并非写作水平要有多高,但却一定需要你的用心,很多事情你用心去做了总是会有效果的;有的时候当你觉得一个活动没有点可以写的时候,或许是因为你还不够敏锐与用心,并不完全是活动本身的原因呢?

其实回想起来,从进入新闻经纬开始,我一直认为自己是最不起眼的一个,没有太多成绩,有的是认真和学习。但是至今我却获得了三次每月一星,第一次是惊喜,第二次是惊讶,而最近的一次却有些惶恐了。第一次的时候是感觉自己被肯定,觉得这样的存在感很不错;第二次是在转正的时候,只因以为每月一星大多是只会得一次的殊荣,所以惊讶;但这一次,却是觉得有些担不起这个荣誉了。转正之后,责任编辑的“责任”二字真的有一些沉甸甸的,感觉需要做的有许多,理工资讯的管理,小新的管理,稿件的编辑等等,但自己做到的却远没有这么多,才发现“责任”真的没有那么容易担起。

进入token之后,感触最深的一点便是大神云集。以前从未想过掌理这样的APP是由学生做出来的,从未想过新闻经纬的新闻都是一群新闻人做出来的。如今我更愿意和同学说“这个token有在做啊”、“经纬上有一篇什么什么样的新闻啊”之类的。我想加入token确实是一个十分正确的决定,多年后,也许我会忘记刷过多少个夜,但却会记得那群一起刷夜的人;也许我会忘记在这里写过多少篇新闻,但我会记得一起走过这段时间的这群Tokener。

Leave a Reply

%d 博主赞过: